《足上莲》_主角:免费小说及男生女生小说尽在开心小说

出自最新上线的小说《足上莲》,是作者桃苏倾心出品的古言类小说。小说写到九年的时间,他们心心念念的只有彼此。金銮殿中相见,身为帝王的他与她早已不认识,他亲手将她最亲的父亲推向死亡,纳她姐姐为妃,宠冠后宫却任人凌辱而死,这一切既有他留于心底的牵挂,但更多的却是处心积虑的布置。于她,他说:幸好你不是她,不然我该怎么办?纵然你像她,也只是思念一番罢了,绝不为你所困。槐花林内,碧莲池边,幽香闺房中,衣衫裙裾尽碎……

《足上莲》_主角:免费小说及男生女生小说尽在开心小说 初见.雪域1 古言小说
作者:桃苏 主角: 最新章节:迷4

万里雪山,蝶舞飞扬一片白.剔透晶莹的白色,散布天地间.这原本最被世人尊崇的纯洁干净色彩,在这里闪耀着的却是最黑暗的光辉.白雪皑皑的大地上,开着朵朵鲜红的血花,叠叠的断肢残体,以及被丢弃着的累累人骨,这些触目惊心的景象刺激着人的眼球,撞击着人早已紧绷着的神经.在这个荒无人烟,却野兽出没频繁的雪域里,原本百人的浩荡队伍,如今却只剩下零星的数十个人.

五天前他们遭叛徒出卖,遇敌军偷袭,全军大败,将士们拼死护主突围,被逼的逃入这一片雪域.一眼望去,无边无际的雪白,完全是一片单纯烂漫的景致,但就是在这片白色之下,他们虽是躲避了追兵却频繁的遭遇了雪崩,野兽袭击,野果中毒等等的事件,一行人,能在多出几倍的敌军手中逃离,武功胆色定必是不弱,但当面对着大自然的冰冷和残酷,他们却无法可施.无计可寻.踏过层层厚厚的白雪,折断无数的枯桠脆枝,一行数十人的队伍带着残弱的身子,满眼的恐惧和饥饿在雪地上徘徊挣扎着.看着同伴们一个个的成为冰雪中的一具尸体,死亡的气息在这数十人中飞速蔓延着,恼怒悲痛的情绪悄然滋长着.

一行人中一个十来岁的孩子此刻安静的注视着远方,晶亮的眸子里闪动着坚毅的光芒,俊秀稚气未脱的脸上虽无表情却隐隐的流动着一股不合年纪的霸气,他回头看着眼前拼死保护自己的将士们,脸色有点微微的动容,从那日突围他们就在他身旁为他挡风遮雨直到现在,一众将士们死亡的已是不计其数,就是现在还活着的身上也全是刀伤见骨,惟独他自己可以毫发无损。这一切只因为他是安延锡,洲离王朝未来的天子。

“龚将军,据你多年的行军经验,这一片的雪域是在哪一片地方?我们是否有机会走出去?”安延锡冰冷的声音燃起了大家的希望。

“这一片地带,整个荒芜的很,又到处都是白雪,植被更是稀少,恕属下无能,实在是看不出来。但我们都会护少主到最后一刻。”龚裴岩叹着气。

“辛苦了。至少在你的带领下我们没有死在缅拢国奸细的手上。”安延锡拍拍龚裴岩的手臂,似乎没有在乎眼前的生死。

在雪域中风雨飘摇五日,饥饿,干渴,雪崩,风暴,野兽,种种的煎熬已经夺取了大部分人的生命,而今也在慢慢的消磨着剩余人的意志,他们脸上无一不是流露着绝望的神情。惟独这年仅十三四岁的少年却如沙漠中的仙人掌般顽强,再艰苦的磨难摆在他面前都能冷然以对,面不改色。

雪地里开始起风了,细散的雪花卷成小雪球,肆意的砸着大地,痛打着他们脆弱不堪的躯体。

颗颗的小冰粒随意的用尖锐的棱角刺进他们的肌肤。

他们的生命在缓缓的消逝着。

“呀!兔子。”站在身旁的一名士兵突然指着远处惊喜的大叫。

安延锡顺着他的叫声望去,一只毛茸茸的小兔子一动不动的蹲在远处的一块大岩石底下,只是这兔子看起来似乎有点不一样。安延锡还没来的及看清楚,那士兵已经飞快的把兔子逮了回来。其余的士兵也一阵欢呼的拥上去,仿佛如宝物似地看着眼前的兔子。

绝境中的人,没有吃的没有喝的,连树上仅存的果子都是有毒的,而今突然冒出的一只兔子,这对他们来说那可是一种活下去的希望,一种阻挡死神降临的武器。

安延锡皱着眉头,抱过兔子细细端详起来。这兔子腿上受了点伤,似乎是被什么野兽咬伤的,但着实能引起他注意的是兔子身上穿着一件绣工特别精致的小棉衣,衬着阳光,上面像是流淌着七彩的光芒,安延锡伸手轻触衣衫,小小如石子的东西咯的他手指微疼。

是五彩的宝石研磨成碎片然后镶在这衣服上?

安延锡抬眼望望四周,仍是一片雪白,杳无人烟,可是这兔子是哪里来的?这明显的是家养的兔子不说,还有这么一件这么崭新又华丽的小衣服,难道这雪域中还有人?对,没错,肯定是有人的,而且还过的很好,好到有闲情逸致去养宠物去为宠物缝制有着碎宝石的衣衫。

也许,他可以赌上一把。

安延锡咬了咬牙,扯下自己衣服上的一块布,咬破手指,沾着血在布上写下:此兔救于大石之下,因我等性命堪忧无法圈养,望天宫怜惜护佑此兔。

安延锡不顾众人诧异的目光,把写好字的布条绑于兔子受伤处,轻轻放落地面,兔子一瘸一拐的跑开了。

“少主,你这是做什么,我们这样出生入死的保护你,现在你要牺牲我们的性命去护一只兔子?”刚抓兔子的士兵怒气冲冲瞪着他。

身后的一群将士们也愤怒的叫嚣着。

龚裴岩拦住冲动的将士们,埋怨的看着少年:“少主,我们现在可不比在皇宫里,不是菩萨心肠的时候,上阵杀敌面对敌军之时你也没有犯这样可笑的错误,为何如今?”

安延锡摆摆手,不欲言语,左手拿下身后的箭筒,把箭全部倒在地上,右手用匕首狠狠一划,手臂上顿时鲜血横流,安延锡以箭筒装满自己的鲜血,龚裴岩一怔,忙的扯下衣服裹住他的手臂,安延锡点点头表示谢意,声音带着疲惫却仍是淡定如常:“众将士护我至今,我怎会不顾你们的生死,你们每个人身上都是几百几千道的伤口,这每一道的伤口都是我们洲离朝的基石,我怎可忘记?而今我放走这只兔子,必定会还大家一个交代,但请待两日后,两日后我们的处境若无变化,请众将士不要再护我,自行逃命。”

众将士目瞪口呆,不知所措。

安延锡顿了顿,举起装满自己鲜血的箭筒:“现在我以我的血来偿还刚才放走那只兔子的责任。以及延续大家的性命愿我们都能熬过这两日。”

安延锡威严的望了望呆呆的盯着自己的将士们,微微一笑,喝下一口自己的鲜血,然后递给龚裴岩。

龚裴岩双膝跪地磕头:“少主,我龚裴岩定护你到死。”

众将士忙的全数跪下磕头。

安延锡扶起龚裴岩,示意他们起身:“你们都起来,你们谁没有流过血?哪一位不是在刀口上生存下来的?还会惧怕血吗?我们现在首先的是要生存下来,才有机会出去,才能保护我们的国家,喝了这血,我们就心血相连,同生共死,可好?”

龚裴岩深深的看了少年一眼,喝下一口血,再传递下去,直至最后一位士兵喝完。

由于版权限制,请长按识别关注二维码之后继续阅读后续精彩内容

长按识别二维码继续阅读

由于版权限制,后续精彩内容仅能在微信端阅读,请使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继续阅读

手机微信扫码 继续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