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慕长,丞相来自《重生之王的倾城妃》中古言小说,作者:小七凉

慕长,丞相出自最新上线的小说《重生之王的倾城妃》,是作者小七凉倾心出品的古言类小说。小说写到21世纪的王牌特工异界重生,一朝穿越到一个未知的古时代,还成了丞相府的嫡女!本想做个安逸的闺中女子,无奈乱世动荡,为保全自己与相府,重操旧业,不巧遇到腹黑且冰冷的他,他进她退,他再进却不允许她再退。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在他布下爱的陷阱里步步沦陷!爱到深处却发现身中情蛊!情蛊乃极其残忍之蛊,中蛊之人动情便会日日遭噬心之痛,爱到最后的他会如何抉择!他能否破蛊重爱,一生相依!

主角:慕长,丞相来自《重生之王的倾城妃》中古言小说,作者:小七凉 第一章重生 古言小说
作者:小七凉 主角:慕长,丞相 最新章节:第九十七章番外

“疼,好疼!”慕长歌忍着疼,缓缓睁开了眼睛,白色的帐幔低垂,头顶白色的流苏随风轻摇,这是在哪里?地狱还是天堂,呵,慕长歌摇了摇头,像我这种双手沾满鲜血的人怎么会去天堂!慕长歌不适的动了动身体,想起身查探查探,这时突然有开门的声音,随即传来一声急切的问候。

“歌儿,可是醒了,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一个风度翩翩气宇轩昂的中年男子走到床前拨开帐幔,紧张的问到。

这人是谁?歌儿?叫我吗?有人叫过我老大!叫过恶魔!还有人叫我女魔头!多久都没人叫过我的名字了?特工的生活让我都快忘了自己的名字!慕长歌!他怎么会叫我歌儿“我……你是谁?”慕长歌警惕的问道。

旁边响起一个稚嫩的声音“小姐,睡觉睡糊涂了,这是丞相大人,您的父亲,小姐是不是还是哪里不舒服”

父亲,我何时有了父亲?我是不管干什么都只有自己的孤儿,怎么会凭空多一个父亲?不对!丞相大人、小姐,这是怎么了?这个称呼,在拍戏么?谁这么大胆子,演戏演到我的头上了?看着慕长歌一脸的审视和防备。

“歌儿,是不是不舒服,是我太着急,刚醒就过来打搅,太医说你休养几天就好了,你好好休息几天,为父再过来看你!晓月,照顾好小姐,不得有任何差错”说完深深的朝慕长歌看了一眼,慕长歌感觉那眼神锐利如鹰却带着一丝担忧和不自然。

“是”。看着自称是父亲的丞相大人离开。

“你是谁?”慕长歌对着正忙着给自己倒水的小姑娘问道。

“奴婢是小姐的贴身丫鬟晓月”

丫鬟?“那我是谁?”

“小姐是丞相府的嫡女慕长歌,小姐,你才刚刚醒来,不要想那么多?要不要吃点东西?”

丞相府的嫡女!我慕长歌成了丞相府的嫡女!我这是穿越了吗!

晓月看着陷入沉思的慕长歌轻声问道“小姐!小姐”

“嗯”

“小姐要不要吃点东西!”

“好,帮我拿些吧!顺便给我找些书看看,像那些讲当下历史的就行,谢谢啊!”总感觉这个丫鬟好像有什么隐瞒,眼神总有些躲闪可又不能直接问,如果一问这不就就露馅了,这古人会不会把我当妖怪抓起来烧死呢,算了,先稳住再说,以后慢慢弄明白。

“是,小姐,”待那丫鬟走后,慕长歌下了床,走的铜镜前,镜中女子肌肤胜雪,唇若点樱,眉如墨画,神若秋水,说不出的柔媚细腻,算得上一等一的美女!这是自己的脸没错!只不过现在稍显的稚嫩,嗯,可能没长开吧!可是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我记得我是在和那帮毒贩进行交火,我的任务是摧毁他们的毒窝,只是那帮亡命之徒发觉后,引爆了炸弹,我来不及撤离被炸弹炸的粉身碎骨,也算和那帮毒贩同归于尽了,慕长歌转了一圈并没发现身上有什么伤口,可刚醒来的疼痛还真实的印在脑海,看着镜子前的自己,没有被炸死,还活得好好的,还年轻了不少,好诡异!想我堂堂特工组织的王牌特工,叱咤特工界,没想到竟玩起了穿越。

看着晓月给我找的书,吃着古代纯天然无添加的点心。着实悠闲。接着几天的休养,让慕长歌接受自己确确实实的穿越了。并带着前世记忆重生在和她同名同姓的女子身上,慕长歌决定既来之则安之,她倒要看看这老天要给她整什么幺蛾子!不过,这次重生让她摆脱了特工身份!让她可以过自己想过的正常人的生活!还是要谢谢老天爷的!

话说,慕长歌重生在这个历史上根本不存在的德天大陆。这个德天大陆分四个王朝。分别是圣天国。西炎国。北凉国。南疆国。慕长歌就在圣天王朝,是四国中实力最强的。因圣天王朝的百年基业繁荣昌盛让其他三国都望而生畏,年年朝拜纳贡。但外表繁华的背后弊端也时日加重,暗潮汹涌,朝中大臣分几派,背地里斗的好不热闹。这也让其他小国蠢蠢欲动。

圣天的皇帝迟迟不立太子,也让几个皇子之间的关系变得紧张。说起这圣天的皇帝。女人到没多少,但个个是个角。

萧皇后,陆皇贵妃,柳贵妃,赵贤妃。后宫里的四个女人,萧皇后膝下无子,但有一个公主君心瑶,皇贵妃有一子七皇子君墨初,柳贵妃育有三皇子君墨寒和四皇子君墨淇。赵贤妃只得八皇子君墨池一子。这深宫后院,皇子生存下来很是艰难。不是夭折,就是病死。或多或少都是意外。哎!后宫的争斗我是不懂,也不想懂。

慕长歌!也就是本尊。丞相府唯一的嫡女,慕修寒,本尊的父亲,文武双全,年轻就追随皇上,现在官拜丞相,是皇上最信任之人,与皇上兄弟相称,可为是殊荣,朝中虽已分为几派,但慕丞相从不结党营私,只忠心于皇上。

只是奇怪的是!来到这个世界好几天了。却没有见到本尊的娘亲,在我忍不住问晓月时,晓月满脸惊慌失措,“小姐,这夫人是相府的禁忌,小姐可千万别在相爷面前提起,奴婢知道!小姐这次醒来忘了不少事情!没事!小姐想知道什么问奴婢就是了”

她知道我不记得任何事!那她知不知道我是个冒牌呢!心中提起警惕“我为什么会不记得任何事呢?”

“这个奴婢也不知道,小姐莫名的昏迷了两天,一直不见醒,相爷带回一个和尚模样的人来为小姐诊治,送走那个和尚后,相爷让奴婢守在小姐床前,您一醒来就立马通报。只是相爷说,小姐醒来也许就变的不一样了,也可能就不记得以前的事了,让奴婢不要多嘴,只管照顾好小姐”

慕长歌一愣!合着人家知道自己的身份了,那这些天很努力的配合的演一个古代女子,天呐!慕长歌一拍脑门!这几天被人当猴看了。那这是怎么回事?自己穿越不是巧合了,是人为的!“那你知道那个和尚给我做了什么?我就醒来”

“奴婢不知道!那个和尚给小姐诊治时,相爷也在外面。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哦,那你知不知道那个和尚的来历?”慕长歌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就只能从晓月说的那个和尚查起了!

“奴婢不知道!奴婢从未见过!”晓月摇了摇头。

“算了,你不知道也不奇怪,那我娘亲呢?”

“小姐的娘亲……小姐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嗯嗯嗯!记得我还会问你”慕长歌给晓月个白眼。

“奴婢听府里的老人说,相爷和夫人,那是郎才女貌般配的很,据说相爷和夫人相识的时候,还不是丞相,只是一名武将”

慕丞相当年还做武将的时候,因皇上刚刚登基,国本尚不稳定。北凉乘机发难,北凉大将军,萧言领兵十万,攻打边关,军情严峻,慕修寒,请愿领兵,前去边关抗敌,“慕兄,此去不知有几分胜算”刚刚登基的君天铭担忧的问道。

“十分,皇上不要担心,皇上只要镇守京城,让臣不要有后顾之忧,臣定会将那些不入流的小人斩杀”慕修寒只带了两千精兵,剩下三千精兵被留在京城。在任何人看来两千对十万是没有胜算的,结果就是送死,可神奇的是慕修寒用仅有的两千精兵击退了敌军。

敌军本就军心涣散,因北凉大将军萧言急功近利,命将士们日夜赶路,更甚的是,他竟然犯了致命的错误,为快速前进,并没有准备充足的粮草,令本就不堪一击的队伍,雪上加霜,等到了战场,已经又累又饿,人仰马翻,惨不忍睹。这场仗不战而败。算是北凉历史的耻辱。

再看慕修寒虽只有两千精兵,但个个英勇善战,忠心耿耿,万众一心。慕修寒尊萧言还是一代名将,并没有要他性命。

待敌军撤退。慕修寒带着他的精兵回京。只是没有想到萧言狗急跳墙竟派自己的儿子萧卓文在慕修寒回京路上设伏,对方是训练有素的死士,偷袭是他们惯用的伎俩。

精兵分两批,一批拦住这些死士,一批护送慕修寒回京,更没想到的是萧卓文玩的调虎离山。用死士拖住大批精兵。再乘机偷袭慕修寒。因身边的人被调走。慕修寒一人独战。分身不暇。已经多处受伤。只得趁乱突围,出了重围,失了方向的他拼命往前跑,可是糟糕的是,这条路的尽头是悬崖,看着后面追来的死士,慕修寒决定奋力一搏,握紧跟随自己多年的佩剑,“你们终究是蝼蚁,我放萧言一马,没想到他会用这种卑鄙手段。今日我慕修寒对天起誓,若今日能活着,他日我必亲自取他狗命。来吧,让我领教领教你们这些死士的本事。”说话间便已与这些死士缠斗起来,本就身受重伤,这下缠斗,令伤势越发严重。终于支撑不住昏死过去。

待到他醒来,发现不是在敌人牢狱,在一间农屋,推开门,看见一身红衣女子在煎药,听见门响转过了头微微一笑“你醒了”

看见那红衣女子她秀雅绝俗,自有一股轻灵之气,神态悠闲,桃腮带笑,说不尽的温柔可人。“多谢姑娘搭救,在下感激不尽,可否问姑娘,这是哪里?”

“自是我家”红衣女子好笑的说“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哪里还痛的”

“多谢姑娘,在下觉着没事了,”

“哼,那是肯定的,我的医术还是很高超的”

“姑娘可否指路,在下还有要事在身,必须得回去”

“哦,我救你一命,你这就走了”

“姑娘大恩不敢忘,不知姑娘……”

“你可娶妻,可有婚约,可有通房”

“在下不曾娶妻,没有婚约,也不曾有通房”

“那好,你就以身相许来报恩吧”

“姑娘,婚姻乃终身大事,不可草率决定,”

“你不想娶我,”

“姑娘误会了,我是说婚姻大事,得父母做主,不能如此草率”

“我呀,孤身一人,无父无母,婚姻大事自是我做主了,怎么,刚刚还一脸真诚要报恩,这下又犹犹豫豫,你言而无信,想赖账,”

“不不不,姑娘误会了,在下一介武夫,若姑娘愿意,在下愿娶姑娘为妻”。就这样,慕修寒带着凤怡华回到京城。皇上亲自主持婚事,让圣天子民见证了有情人从报恩开始的爱情故事。只是只猜到了开始,在成亲第二年,凤怡华生下一个女儿就消失了,消失的无影无踪只留给慕修寒两个字,等我,慕修寒发了疯了到处寻找,可是都一无所获。看着襁褓里的孩子,慕修寒流下难过的眼泪,这是他和凤怡的孩子,在疯狂寻找无果后,慕修寒变的安静了,与其说安静应该说变的冰冷。冰冷的让大家都觉得除了会呼吸,只剩一个躯壳,感觉好似被掏空,皇帝不想让他一直消沉下去。就往府里送女人,想让他放下,但都被赶了出来。随着慕长歌渐渐长大,慕修寒才变的正常。但他一直没有放弃寻找凤怡华。

“相爷真是重情重义的好男子,世上难见!是不是小姐”晓月托着腮一脸的崇拜“只不过夫人……唉!希望夫人能早日归来”

“嗯!确实罕见!”我们那边的男人都是种马!

“嗯?什么?小姐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看着晓月疑惑的眼神慕长歌摆摆手说道“没什么”

由于版权限制,请长按识别关注二维码之后继续阅读后续精彩内容

长按识别二维码继续阅读

由于版权限制,后续精彩内容仅能在微信端阅读,请使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继续阅读

手机微信扫码 继续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