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物:写作的《重生之宠妻》已最新章节第三百四十章 番外完结

出自最新上线的小说《重生之宠妻》,是作者幻雨初蝶倾心出品的古言类小说。小说写到出嫁从夫?夫死从子?亲眼看到家人惨死,沈宁再也不信这句话!重生一世,沈宁只愿保护自己的家人,冷眼看渣男和白莲花作死!只是面前这个一脸高深的蛇精病是怎么回事?某宁:“女子无才便是德,抱歉,我不读书,麻烦左转!”某男:“不读书可以听书,你这个月的分红既然不要,我不介意自己多拿一些。”某宁:“分红交出来,你走!”

主人物:写作的《重生之宠妻》已最新章节第三百四十章 番外完结 第一章 古言小说
作者:幻雨初蝶 主角: 最新章节:第三百四十章 番外完结

烈日灼灼,骄阳如火,暑气逼人,走动间便汗湿了衣襟,燥热的天气使所有人都不愿意出门。

可此时的小路上偏偏却有一队人,前面是五六个大汉,神情狞铮,两个大汉手里拿着粗壮的麻绳,麻绳的另一端栓在一个女人的双手上。

这些人走几步便要擦拭一下额头的汗水,可是脚步却没停,一路走过,地上留下一道长长的血水的痕迹。

沈宁浑浑噩噩的只觉自己的身子不停的被碎石磨过,身上滑腻腻的,呼吸间尽是浓浓的血腥味。

她反手拉了一下绑在手腕上的麻绳,却反而被人使劲一拉,一道鞭子在空中挥舞了一下,落在沈宁的身上。

“啪!”沈宁闷哼一声,身子好像支离破碎了一般,她抬头看向前面那些面带嘲讽的人,呕出一口鲜血。

蓦然,再次一鞭子狠狠的落在身上,沈宁的身子不受控制的向下落去。

“啊!”沈宁只觉得全身都疼,身下向下滚下,只觉身子像是被一千只手掏进骨肉里狠狠撕扯!

沈宁大喘着气,瘫软在地上,动弹不得,周边空空荡荡的,除了她细弱的呼吸声,其他的已经听不到了。

微微偏头,“啊!”沈宁撕心裂肺的惨叫着,她猛地一抬头,倒吸了一口凉气,颤抖的翻开自己的双手,那一颗颗带血的钉子,触目惊心的扎在她的手上。

泪水滑落,碰到脸上的伤口,疼的要命,沈宁用力咬着自己的舌头,颤抖的双手摸着脸上,碰到一个冰冷的东西,她猛地摇头,看着高高站在上面的那些人。

高高抬起的脸,血流成河,触目惊心,一滴滴鲜血就像是那血红的彼岸花,灼灼盛开。

这种痛苦将她的神智拉了回来,沈宁抬头看着上面站着的那些人,不明白自己怎么突然间变

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王家沈氏,不守妇道,杀害公婆,罪大恶极。”王家族长向来都是公正无私的,沈宁只看到他的唇一张一合,“活埋,以儆效尤!”

沈宁紧咬着下唇,身上的疼痛是她凭生从未受过的,那从外到内疼到头发都麻战栗的感

觉,只是那疼痛感觉,却不及王墨所说的万分之一。

沈宁的心一提,看着周遭的人,连忙忍着疼痛,辩解道,“族长,我真的什么都没有做,真的不是我!我是冤枉的啊!”

“沈氏,休得再狡辩了,这件事情是大贵和小花都看见了的,当初问你的时候,你可有半点的不赞同。”王家族长一脸严肃的说道,“大贵和小花现在连看都不愿意看到你,只是求我们让你上路!”

“不。”沈宁摇着头,嘴角沁出鲜血,她的男人怎么能这样对她,当初为了王家,她被逼着出卖了自己的身子,可是到最后,那个人竟然说她的身子不干净,和小姑子在一起。

沈宁紧咬着下嘴唇,满带恨意的死死地盯着上面的那些人,他们欺骗了自己,最后王家的生活倒是好了起来,她娘家呢?

爹爹在她定完亲之后起了满身吓人的疙瘩,之后便离世了。娘亲在她出嫁一年后死于伤寒,临死的时候拉着她的手,让她好好的照顾弟弟妹妹。

可她呢,为了王家能过上好日子,出卖自己的身子不说,所赚的那些钱,却没有给娘家一点。十五岁的妹妹被人卖到了妓院,她没有能力挽回。七岁的弟弟因为没有吃的,在一个大雪飘零的夜晚,弟弟饿死的,死后连一件避体的衣物都没有,就被人扔到了城外的乱葬岗。

她这一世到底做了什么,王家的丫鬟成群,可是她娘家了,剩下一个妹妹,呆在勾栏中,做着出卖肉体的勾/当。

沈宁这才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她不能嫁到了王家就觉得沈家是个累赘,她赚的那么多的银子,也该让自己的弟弟妹妹过上好的生活。

她错了,她真的错了,她不会再好面子的觉得弟弟妹妹是累赘了,弟弟不在了,她能做的就是补偿自己的妹妹,将她从火坑里救出来。

她不能死,她要赎罪,沈宁不顾那扎肉里的铁钉,抓着一旁的石头,缓缓的朝上爬去。

沈宁拼命的往上爬,那地上拖出一条惊心的血迹,听到长钉穿透血肉和骨头的声音,沈宁拼着一口气朝上爬去,痛的眼泪簌簌落下,哭着看向上面高高站着的王家族长,苦苦哀求着,“族长,那些事情真的不是我做的,求你放了我,只有我活着,我宁愿为你做牛做马……”

那凄惨的声音,看在那些人眼中只是觉得更加的嫌弃。

原本的晴空万里,忽然刮起一阵风,乌云压境,那种威压让那些站在上面的人的胸口闷得喘

不过气。

一根带着倒钩的鞭子狠狠落在身上,刺入她的身体,沈宁痛的闷哼了一声,可是双手仍然紧紧的攀着大石,她不能死,她还要去救自己的妹妹!

沈宁一抬头,就见到族长向前两步,狠狠的踩到自己的双手上,狠狠一碾,一脚踢在她的鼻梁上,沈宁痛呼了一声,身子向下落去,一根的铁钉钻入身体,留下一片被鲜血浸湿的土地。

忽然,一串脚步声向这边跑来,沈宁的目光袭上一抹喜色,王贵还没来,他会救自己的!

他说过他是喜欢自己的,她对他还有用!

只是,她眼中的喜色在看到那个熟悉又陌生的背影时,忽然一愣,“妹妹!”

还没等她声音落下,沈宁就看到在妹妹身边就出现了自己心心念念的相公,还有小姑子王花,而王花的手在身后一推,妹妹的身子便滚落了下来,耳边充斥着的便是妹妹痛苦的救命声!

她的身子被妹妹瘦弱的身子狠狠一撞,只觉背后的长钉再次扎入自己的体内,深入骨髓的疼痛让她不由再次闷哼一声,可是她的眸子再也转移不到别处,伸手抱着妹妹瘦弱的身子,此时的妹妹除了瘦还是瘦,伸上都是血迹,惊恐的大眼在看到她时,忽然亮了起来,“姐姐,救我,姐姐……”

沈宁听着一声声若若的呼救声,只觉心里深处狠狠的被撞了一下,放佛有一只大手在狠狠的揉捏着自己的心口,她错了!她真的错了!她不该嫁给王贵!让沈家遭受这样的磨难!

身边至亲之人一个一个的在自己面前死去,都是因为那些恶魔!她紧紧抱住妹妹瘦弱的身子,“王贵,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自我嫁给你,对你可有半点的忤逆?你不能生育,却想要个孩子,让我,让我和别的男人,我照做了,可是你留给我的是什么?是你和你的亲妹妹苟且!”

她永远忘记不了,当她打开自己的房门时,那两个极致缠绵欢合的身子的主人就是自己的相公和小姑,她一直将小姑当做自己唯一的闺蜜,可是却是她抢夺了自己的相公,推了妹妹下来!

王花瑟缩着身子投入王贵怀中,看向沈宁的目光里带着得意,只是面容上却是委屈惊恐,惊慌失措的解释道,“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帮你看着她,谁知道她得知了今日的事情,非要跑来,我和大哥拦也拦不住!”

笑话!你拦了吗?明明就是你推的!

沈宁仰天长笑,笑声凄厉,让所有人都皱了皱眉!

一掀土狠狠的落在自己的身上,闷哼一声,就听到王贵说道,“沈宁,我们沈家对你仁至义尽了,你不要随意污蔑人,临死了还要到处咬人!”

沈宁不愿意再理会那两个奸夫淫妇,她耳边只听到妹妹的声音越来越弱,仿佛是在呓语一般,又如她身体里最强烈的渴望一般,仿佛这四个字已经深入骨髓,“姐姐,救我……”

她要救妹妹!

此时沈宁的心里只有这一个想法,“别怕,姐姐救你,是姐姐错了,你一定要活着,姐姐还要得到你的原谅……”

可是回应她的只有那一句“姐姐,救我……”

她抱着妹妹瘦弱的身子从满是钉子的地面上起来,要去攀爬一边的土坡,只是腿脚一软,狠狠的倒落下去,她的膝盖刚好落在了一处大钉子上,钉子刺入膝盖骨,沈宁不由痛呼了一

声,“啊……”

沈宁再次站了起来,再次往上攀爬,却有一个棍子狠狠地砸到沈宁的手背上。

“啊!”沈宁不顾疼痛的往前伸,挣扎的看向砸她的那人,那个人不是旁人,正是她的丈夫王贵。

“填!”王族长一声令下,在族长附近的人开始拿着铲子往下铲土。

沈宁颤抖的闭着眼睛,她凭着感觉想要往上爬,她要活着,她没有做过哪些事情,她不要被活埋,她还有一个妹妹要照顾,她知道错了,她要活着,一定要活着。

头上一堆堆的泥土从上而下,沈宁不顾身上的疼痛,不顾一切的往上爬。

头好像被什么打了一下,沈宁只觉得头一沉,迷茫的睁开眼睛,就看到身前的石头有些晃动。

要活着,我一定要活着,一定要救妹妹!

沈宁迷迷糊糊的看着面前的东西,身子似乎被一个木棍往后一挑,原本身上就无力,只得顺着那道力往后一躺。

我要活着,沈宁那双眼睛瞪得极大,似乎眼角都快裂开了,她回头一看,只见到妹妹的眼睛已经闭上,颤抖的伸手摸上她的鼻息,触手冰凉。

周遭一片寂静,沈宁什么也听不到了。妹妹死了?沈宁抬头看向那些狞铮的面孔,都是这些人!都是他们!是他们害死了沈家的人!她仿佛还能看到王贵和王花放荡的笑声不停的在耳边回荡!

灰暗的天空,渐渐地下起小雨,一堆堆下落的泥土,上面站着的那些人。

沈宁似乎看到了她的家人,爹、娘还有弟弟,他们在天空中笑着看向她。

爹娘,我来了,请原谅我这个不孝女。

如果一切可以重来,她一定要保护好家人,亲手手刃面前这些人!她,不甘心!

雨淅沥沥的下着,有一个身影站在坑前,迟迟不肯离开。

由于版权限制,请长按识别关注二维码之后继续阅读后续精彩内容

长按识别二维码继续阅读

由于版权限制,后续精彩内容仅能在微信端阅读,请使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继续阅读

手机微信扫码 继续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