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来自《韵穿嫡女,冥王爷的高冷妃》中古言小说,作者:黎芯沐

韵穿嫡女,冥王爷的高冷妃精品小说由网友提供,《韵穿嫡女,冥王爷的高冷妃》情节起起落落、扣人心弦,由作者黎芯沐倾心出品的古言类小说,主要人物,小说写到暂无简介

主角:来自《韵穿嫡女,冥王爷的高冷妃》中古言小说,作者:黎芯沐 第一章 醒来异世 古言小说
作者:黎芯沐 主角: 最新章节:第三十四章:处置伤害韵儿的人

天凤朝,凤凰城。

丞相府。

睡在床上的绝美人儿悠悠转醒,她眨了眨眼,匆忙坐起身子。

床头坐着一四十多岁,带有银色发冠,身穿黑色长服的中年男子,气宇轩昂,高大挺拔,看到她醒过来,老泪纵横的俊脸,激动的半天说不出话。

床尾有一位身穿白色纱裙的美妇人,瓜子脸,柳叶眉,长相清秀,双目哭的通红,只是面容苍白,有些憔悴,美妇人看到突然坐起的女儿,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喜极而泣,又哭又笑。

房间里的所有人都惊讶的长大了嘴巴,随即就是害怕,因为今天中午相府的大小姐跳塘自尽了,捞上来时已经没气了,死了。而现在,都差不多一个时辰过去了,她却突然这样坐了起来,这难道不是诈尸了吗?

潇韵惊恐的看着一屋子身穿古装的俊男美女,还有这古色古香的木制房子,潇韵的第一反应就是再拍电视剧。

可是……

她记得,周六闲呆在家里,一时兴起去给父亲送中午饭,在父亲的古文物研究所里,恰好碰到下面派人送来了一副刚出土的字画和一块玉佩。

她一时好奇,小心翼翼的捧着玉佩看上面的小字。

然后………

高楼摇晃,发生了地震,房间里的所有东西在顷刻之间洒落一地,她的身体不由自己控制、摔倒在了地上,她紧握着玉佩,和父亲一起被埋在了废墟中。

那她不是应该死了吗?

可如今自己又是在哪儿?

这一屋子的又是什么人?

潇韵脑子里一堆疑问。

“韵儿,你终于醒了?我就知道你没事。快,快去叫大夫。”中年男子缓过神,面露喜色,激动的站起来对着下面的一干人等吩咐道。

一旁的美妇人也激动的道:“韵儿,我就知道,你是不可能丢下我的,你怎么会丢下娘一个人去呢?呜呜……我就知道。”

潇韵看着这不熟悉的一切,终于问出了自己内心的疑惑:“这里是什么地方?”

“韵儿,这里是相府的磬香阁啊?”男子颇为惊讶的答道。

潇韵………这是怎么回事?相府?磬香阁?什么鬼?

“那你是谁?”

“我是你爹。”男子又有些气愤的说道,心想:怎么醒了,变傻了吗?脑子摔坏了吗?

“快,快去看看,大夫来了没有?”一想到女儿有可能变傻,男子转头对跪在地上的男女怒吼道。

没过一会儿,一个头发花白,胡子花白的老大夫,提着药箱颤颤巍巍的进来,跪趴在地上瑟瑟发抖!

就在不久前,大小姐心跳、脉搏已经停止,呼吸也没有了……这种种情况,无不说明,大小姐已经死了。为此,老爷大发雷霆,还命人要将他处死。他差点就脑袋搬家了。

可是,现在这又是什么情况?大小姐醒了?那他不就坐实了庸医的称号!老大夫面色很难堪,“庸医”?就算是死,他也不能接受这样的称号?

他实在是想不通,为什么明明没有气息的人居然还会醒过来?

“爹?”潇韵不解,沉思了许久,难道我穿越了吗?可我明明就是遇上了地震啊?

不,应该是我灵魂穿越了。

地震发生后,她好像听到有人叫一直她的名字,她一路跟着那声音来了,然后就醒过来了。

潇韵觉得自己的手中好像有东西,展开左手,入目是一块玉佩,仔细一看,还是那块玉佩,只是多了一个坠子,也新了许多!

怎么回事?玉佩也穿越了?潇韵心里一堆疑问。

“嗯”男子以为女儿在叫他,轻轻应了一声。

潇韵看着玉佩,眼神似乎越来越模糊,脑海中瞬间闪现出无数个画面,她有些承受不住,身子直挺挺的倒在床上,晕了过去。

“怎么回事?韵儿?韵儿…”男子惊慌失措的趴在女儿的床边咆哮,大声喊着自己女儿的名字。可是,床上的人儿好似没有听见,一动也不动。

“大夫,快,快看看韵儿!她又怎么了?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男子转头对跪在地上老大夫催促道,自动从床边让开,退到一边。

刚刚止住眼泪的美妇人,看到刚醒过来的女儿又直直的倒了下去。一时间不由的失声痛哭,她不能接受,明明醒了的女儿,再次离她而去。

“大夫,我求求你,一定要救救我的女儿,我就这么一个女儿!呜呜……”美妇人直接跪在地上,祈求大夫,哭的梨花带雨,看着好不可怜。

她的女儿,那么好说话的一个人,那么可爱,那么善良,怎么会为了一个男人,就舍得抛下她,离她而去,她不相信,她绝不相信。

“夫人,你放心,有我在,韵儿会没事的。”看着他一直深爱的女人宁愿去求一个大夫,也不向他开口,相爷的心中五味杂陈,可是看到她哭的楚楚可怜的模样,相爷还是心疼的对美妇人安慰道。

老大夫颤抖的起身,跪在床边上,双手将大小姐的左手抓过来,顾不得礼仪规矩,粗糙的三根手指搭上潇韵的脉搏。

屋里的众人一脸紧张的看着老大夫,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相爷和夫人更是眼也不眨的盯着大夫和女儿。

没让众人等多久,老大夫满脸惊喜的开口:“禀告老爷和夫人,大小姐已无大碍,可能是身子有些虚弱,晕了过去,只要醒过来就没事了。我先去给大小姐开几副药。”

随着老大夫的话落,众人提起的心也稳稳的放到肚子里。只有站在门口的一绿衣丫鬟,神色明显慌张,趁着大家的心思都在老大夫身上,悄悄的退了出去,而众人也确实没有发现异常。

美妇人用手帕擦了擦满脸的泪水,爬到潇韵跟前,坐在床边上,纤细的手指握住女儿的柔若无骨的小手,放在自己的心口,眼泪婆娑,激动的说道:“韵儿,你没事,真是太好了,我就知道,你是不会丢下母亲走的。”

“你这庸医,这次就先给你记着,留着你这颗脑袋,好好照顾大小姐,将功补过。还不快去煎药。”相爷缓缓的语速,厉声厉色,跟之前判若两人。

本就胆战心惊的老大夫,因老爷冷冷的语气,更是让老大夫不寒而栗,他千恩万谢,颤颤巍巍的起身走出了房门,每一步都似有千斤重。

“你们也都下去吧。”待老大夫下去后,相爷又朝屋里的小厮丫鬟冷冷的开口。

一干人利利索索的出去了,相爷发怒带来的低气压,她们早就受不了,这会儿让她们下去,倒也是种解脱。

相爷转身看着躺在床上的小人儿,还有哭的眼睛红肿的夫人,相爷坐在美妇人的跟前,用极尽温柔的语气安慰道:“清儿,既然,韵儿已经没事了,夫人也就不必太过伤心了。你本就身体不好,还是去歇着吧,我在这看着,韵儿醒了我让人叫你,你看这样可好?”

听到老爷叫她清儿,美妇人有一刹那的晃神,但随即又恢复过来,声音哽咽的说道:“谢老爷关心,我还是守着她的好,原以为老爷会保护好她,没想到……,她却差一点……就……醒不过来了……”

美妇人自始至终都没有看一眼老爷,她的目光始终都停留在自己女儿苍白的脸上,只是说着说着,鼻子一酸,眼泪顺着她清秀的脸颊落下来。滴在绣着红色杜鹃花的床单上,迅速渗了进去。

相爷的心狠狠的痛了一下,他想替她擦掉眼泪,可是手伸在半空中,他又停住了,木木的放了回去,都这么多年了,她还是在怪自己。

“清儿,是我不好,是我的错,是我没有保护好我们的女儿,我对不起你,也对不起韵儿……”一向威风凛凛,霸气十足的相爷,而今却满脸愧疚、柔声细语的对身边的人道歉。

要是相爷别的妾室,估计早就感动的稀里哗啦,哭着投进了老爷的怀抱。可是面前的人儿却不为所动,甚至没有再说一句话。

看着夫人安静的样子,相爷不仅没有生气的离去,反而陪着她一起等待韵儿醒来。

就这样呆在她的身边,默默的看着她,陪着她,这对相爷来说,是一种奢侈。

现在有这样机会放在面前,他又怎会放过…………

由于版权限制,请长按识别关注二维码之后继续阅读后续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