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女厨娘:捡个王爷来种田》最新无弹窗小说《医女厨娘:捡个王爷来种田》由作者灼灼写作

夏梨, 楚明澈出自最新上线的小说《医女厨娘:捡个王爷来种田》,是作者灼灼倾心出品的古言类小说。小说写到现代特种兵夏梨一睁眼,成了一个受尽欺辱的农家孤女,还有一大家子饮人血的牛鬼蛇神。日子过不下去了,成,带着弟弟一样能发家致富,过得丰衣足食!极品亲戚还是不安分?夏梨分分钟钟教他们做人,该虐的就虐,该撕的就撕。可是,某日,捡回来了一个美男子,从此以后,夏梨就被缠上了。

《医女厨娘:捡个王爷来种田》最新无弹窗小说《医女厨娘:捡个王爷来种田》由作者灼灼写作 第1章 吃死人的豆腐 古言小说
作者:灼灼 主角:夏梨, 楚明澈 最新章节:第115章 是我的夫人

夜,深沉寂寥。

万山脚下的树林里,破败的房屋在月光下若隐若现,看起来悚然又诡异。

屋内的地板上,娇小的身影蜷缩成一团。

门板响动,有人进了室内,直奔那小小的身影而去。

“小梨儿,哥哥想死你了……”那人略带猥琐的声音,走到近前时,还迫不及待的搓了搓手,一副难耐的模样。

而躺在地上的夏梨,下一秒就被他一把掀过身来,仰躺在地上,脸色青白。

刘大石已经急不可耐,半蹲在夏梨身边,直接扯开她衣襟,领口处便露出了一大片白皙。

夏梨迷迷糊糊中醒来,只觉得浑身发冷。

而身上,好像有什么东西正重重压着自己。

“谁?”夏梨冷喝一声,防备心大增,没有过多思考,她已经惯性出手,一把牵制住对方,然后抬脚狠狠踹了过去。

刘大石不设防,直接撞破门板从屋内摔了出去。

夏梨猛地从地上坐起来,眼底瞬间清明。

这是……什么鬼地方?

她不是在去执行任务的飞机上吗,怎么会突然?

脑中猛地回神,她好像,坠机身亡了,现在这是……

夏梨错愕,脑中猛地刺痛,一连串纷乱的记忆顷刻涌入脑海。

她这是……

穿越了?还成了这么个受尽欺凌孤苦软弱的小怂包?

夏梨唇角勾扯,莫名失神,有些自嘲。

既然老天赏命,她可得好好珍惜着。

想到刚才醒来时的那一幕,她冷笑着瞬间从地上爬起来,直接出了屋子。

月影匿入云中,连一丝光亮都瞧不见。

不过夏梨作为特战兵,经受过诸多训练,夜间视物对她而言,没有任何阻碍。

所以,她轻易就瞧见,躺在草垛边的男人。

几步跨过去,夏梨笑的冷霾,微微俯身,便一把揪住男子衣襟,狠狠一提……倒是没提起来。

她险些忘了,现在这个小身板弱不禁风。

“谁指使你来的,你想做什么?”夏梨沉声问他,却见他紧闭双眼。

夏梨气急,抬手便要打人。

不想那人突然睁眼,一双眸子凌厉异常,还夹着嗜血的光,正冷冷睨着她,像是猎豹盯住猎物般,凶猛。

夏梨心头猛地震颤,却很快稳下心神。

在男人出手朝她攻击的第一时间,侧身闪躲。

两人你来我往,一招一式都无法近身,倒是有几分势均力敌的味道。

不过因着夏梨身段娇小,这身子骨确实又饿了几天,很快便败下阵来,被男人钳制双手,抵在墙根。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夏梨冷声质问,眉头紧皱。

总觉得……有那么一丝丝不对劲。

这人,凌厉得完全不似刚才被他踹出去那般不堪一击。

而且……他身上有浓重的血腥味。

男人淡淡瞥了她一眼,松开她的手,转身背靠墙壁捂着胸口咳嗽。

好一会,才平息下来,随手指了指草垛,“刚才被你踹出来的人,在那儿……”

说罢,男子身形微晃,似乎再也站不稳,直接坐在了地上。

他一身黑衣,虽有些狼狈,但举手投足气质非凡,不是一般人物。

夏梨歪着脑袋,果真看到草垛后那肥头大耳的男人。

那人,原主是认识的。是村上无人不知的地痞无赖,他会来这儿,夏梨稍想想便能明白其中因果。

看来,原主这一大家子不把她弄死,当真是不会甘心呐!

夏梨走到刘大石面前,一脚踩在他脸上,将人生生踹醒。

刘大石一脸懵逼,醒来之后便抱着裤裆哀嚎,“哎呦,哎呦,你这个恶毒的贱丫头,居然敢踹我,你给我……”

一句话还没说完,夏梨一脚又踹了过去。

她倒是不知道,先前竟是踹了这男人的命根子。

不过力道太小,才叫他这般嚣张。

如今,又补上两脚,总算解了气。

“我不管是谁指使你来的,从今往后,你给我记住,最好别犯在我手上,否则……就不是踹两脚的事,我会让你生不如死,懂了吗?”说着,一脚狠狠踩在他的腿骨上,咔嚓一声,把他的腿骨踩骨折了。

“滚。”夏梨冷喝一声。

刘大石痛到尖叫,可心底却也是怕了,没想到夏梨竟然这般蛮狠,他拖着一条腿,连滚带爬的跑了。

夏梨卸了一身煞气,转眸对上刚才被她误打的人,顿时有些泄气。

对付敌人,她可以冷血无情。

可……

眼前这个,虽然瞧着危险了些,但也算不得敌人。

“你……你没事吧?”

见她前后反差如此大,楚明澈不由失笑。

这女人,有点意思。

他捂着胸口,故作痛苦的模样,“快死了。”

夏梨撇嘴,半蹲下来,拉过他的手腕。

楚明澈猛地一缩,有些惊愕的看她,“你做什么?”

“怕什么,又不会把你怎么样!”夏梨瞪他,再度将他手腕拽了过来。

这人,什么意思嘛。

那眼神,就像是在防色狼般。

她……

是这么见色起意的人吗?

好吧,是。

她承认。

男人的容貌的确很是俊秀,浓眉大眼,鼻梁高挺,唇薄而红,像是沁了血,微微抿着的时候,更是勾人。

不过最吸引夏梨的,还是他那双澈亮却又锐利的眸子。

虽然带了防备,透着寒光,却依旧夺目,勾着人陷进去。

将人手腕拉过来,夏梨力道极大,毫不留情。

只是,等她搭上他的脉搏,便立刻变了脸色。

“受伤又中毒,还动用内力,你没死还真是奇迹啊。”

她言语淡淡,有些不爽道。

月华洒落,刚好映出她的容颜。

虽面上瘦骨嶙峋,可目光却清冽透亮。

就那么似笑非笑望着他的时候,楚明澈觉得,自己的心脏猛地跳动了一下。

很微妙奇异的感觉,一瞬即过,却叫他记忆深刻。

不过最让他惊讶的,是夏梨的话。

“你是大夫?”

瞧她模样,也不像。

面黄肌瘦吃不饱饭的样子,穿着一身破衣烂衫,怎么看都是个乡村小孤女,跟大夫沾不上半点关系。

夏梨想到自己目前的身份,到嘴边的军医两个字硬生生咽了回去。

“我不是大夫,只是偶遇一位医者,学过皮毛而已。”夏梨面不改色的说道。

随后,细细诊了他的脉,准备帮他解毒。

既然误打误撞因为她才叫他毒发作的更快,那便救他一命也无妨。

“给我看看你的伤口。”夏梨对他道。

楚明澈却皱了眉,不发一言。

“怎么?”夏梨不解。

楚明澈有些怀疑,“你真的会治?”

“如果你不想暴尸荒野,也没得第二种选择了,现下,只有我能救你。”他的毒,再不解怕是活不过十二个时辰。

楚明澈也知道自己现在的状况很不好,身体里隐隐火辣辣的烧了起来,五脏六腑都在痛。

现下,他别无选择。

他抬眸深深看了她一眼。

随即,掀开衣摆,露出右下腹的伤口。

伤口倒是不深,但失血过多,而伤口外的肌肤已经全部变成暗黑色。

夏梨倒是没瞧那些,目光落在他的腹肌上,有些移不开。

一块块的匀称结实,巧克力一样的腹肌,让人看了真的是想……咽口水……

见她失神,楚明澈一巴掌打在她肩膀上,“你看什么?”

夏梨吃痛,但是心虚的讪讪一笑:“没什么,秀色可餐。”

他微微一愣,脸色微红,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直接的女人,她真的是个正常女人吗?

“我先帮你包扎伤口,得把伤口处的腐肉全都刮掉,你忍着点疼。”手边没有工具,夏梨问他,“有匕首吗?”

楚明澈从腰下摸出一把匕首,递给她。

夏梨在手中掂了下,笑问道,“你就不怕我趁机杀了你?”

“你不敢。”楚明哲躺回草垛上,将伤口展露出来。

由于版权限制,请长按识别关注二维码之后继续阅读后续精彩内容

长按识别二维码继续阅读

由于版权限制,后续精彩内容仅能在微信端阅读,请使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继续阅读

手机微信扫码 继续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