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娇妻:总裁很闷骚》_主角:梁永希,雷墨是由作者创作的现言小说

隐婚娇妻:总裁很闷骚精品小说由网友提供,《隐婚娇妻:总裁很闷骚》情节起起落落、扣人心弦,由作者作者倾心出品的现言类小说,主要人物梁永希,雷墨,小说写到终于嫁给了暗恋的男人,隐婚三年却不碰她一下!婚前协议写明他们各玩各的,互不干涉。她设计,终于跟他有了夫妻之实。旧爱回来,他偏袒,“梁永希,是你伤害了香香,你跪下给她道歉。”……“老公,我怀孕了。”她捂着肚子,雀跃不已。他却满脸冷漠,“香香也怀孕了,我想让她的孩子成为雷家长子,你的……先打掉。”她被伤到,选择远离他们独自生下孩子。只是,一场分娩,让她和孩子都成了瞎子。“梁永希,你都这样了还拿什么跟我斗?”卧床养病时,情敌叫嚣。一场深爱,不仅害了自己也连累了孩子,她终于放手。他却步步紧逼,“一个盲人,还想去哪儿?”

《隐婚娇妻:总裁很闷骚》_主角:梁永希,雷墨是由作者创作的现言小说 001 这大小姐 现言小说
作者:作者 主角:梁永希,雷墨 最新章节:219 她失明了

“那就是梁家的大小姐吗?”

“什么大小姐,不过是梁番夫妇从孤儿院领回家辟邪的弃婴,连名字都是用的死人的……”

“听说梁番夫妇打算用这大小姐联姻,联姻对象是那刚离婚又秃又老差不多五十岁的李总……”

北城梁家,也算出了名的豪门大户,可惜梁番夫妇起初运不畅,连生了两个儿子不到三岁都夭折了,第三胎是个女儿,从小体弱多病,医生说同样活不过三岁。

夫妻俩请命理先生算,说是要找个人来辟邪,把霉运都转到这个人身上,他们家就顺了。

没想到还真灵,自从领养了‘这大小姐’,不到一年,不但病恹恹的三小姐梁美沁病好了,梁番夫妇又怀上了。

这场晚宴,名义上是给‘这大小姐’过生日,实质上是梁家拉拢政商名流的宴席。

迎着众位贵妇千金的满面嘲笑,梁永希踩着高跟鞋,妖妖灼灼地走了过来。

她着一袭夺目的大红色礼服,艳压群芳,脸上笑盈盈的,对谁都很热情的样子。

当她与人寒暄一番后,林玉蓉瞅准机会上前拉住她,“永希你还记得李叔吗?”

李总很有眼色,自动自发地站到了梁永希面前。

梁永希笑吟吟地看向李总,“记得。”

这李总她从小就熟,这人爱赌,却逢赌必输,后来也不知道从哪儿听说她是转运锦鲤,打牌的时候喜欢接她过去到他边上坐着,也真是怪了,每次只要她在场,他必赢。

她从小喊他李叔,但自她十六岁搬离梁家后,就再没见过了。

“你李叔这么多年都对你念念不忘的,他现在单身,想……”

“妈,这儿人多,你说这么多我会害羞的。”梁永希截断林玉蓉的话,粉白的脸上飞来红霞,真的是害羞的样子。

李总瞧她婉约娉婷又漂亮,一张胖脸满是垂涎的笑。

梁永希暗暗攥了攥指尖,声音低沉柔媚:“李叔,我们私下谈,好不好?”

李总心里直发酥,“好啊好啊。”

为了保证联姻成功, 林玉蓉撺掇着李总约梁永希翌日下午三点见面。

梁永希笑眯眯地答应了。

当晚十点,应付完梁家人后梁永希才得以离开。

一坐进车内,她脸上的笑意慢慢沉了下来。

用力揉了揉笑到僵硬的脸颊,等骂娘的冲动过去后才驱车回家。

家里一片黑暗,偌大的别墅毫无人气。

她的丈夫鲜少回这个家。

洗漱过后,躺到床上摸出手机查看,微信里一堆来自同事及艺人的生日祝福,浏览一遍后没有那个人的。

她心心念念的伴侣,没有丁点表示,顿觉这生日过得索然无味,更何况……这天本不是她的生日。

临睡前,忍不住拿出结婚证反复观摩,万幸她三年前就已结婚,明天借着结婚证上的男人,一定让李总滚远远的。

翌日下午三点。

一家西餐厅内。

梁永希到时,李总已经坐在那儿等了,见她来了,双眼立刻亮了亮。

梁永希坐到他对面,俏脸露出为难之色。

李总看出异样,自然而然的问:“怎么了?”

梁永希低头自包里拿出结婚证,满面可惜地递到李总面前,“李叔叔,我们注定今生有缘无份了。”

李总纳闷地接过结婚证,起初疑心梁永希办了个假证忽悠他,但当看到结婚证上男方的姓名以及照片时,整个人都被震住了。

好半天,他才呐呐的开口:“小希,你故意骗我的吧?”

按照日期推算,眼前的梁家大小姐都已经结婚三年了,而且对象还是纵横南北城的雷氏继承人雷墨。

梁永希笑着摇头,“您要是不信,我证明给您看。”

她忽然起身朝着电梯走去。

电梯门咚的一声打开,里面走出一众西装革履的精英人士,走在最前面的男人被众星拱月地簇拥着,满身光华和冷漠,强大的气场让人不敢靠近。

梁永希却是笑盈盈地上前朝着男人熟稔地喊了一声老公,在男人一瞬的怔愣中,凑上前搂住他的脖颈直接亲了上去。

男人瞬然一僵,抬起双手立即就要推开她。

梁永希凑到他耳边飞快低语,“你敢推开我我就去告诉爷爷。”

落在她腰间的手一顿,改为钳制。

“梁永希,你要不要脸?”男人语气冰冷,听的人心尖发颤。

梁永希厚脸皮的笑笑,示意他看向李总那边,“看到那个老男人了吗?他是梁家给我安排的联姻对象,你是选择跟我一起过去向他说明我们的夫妻关系?还是选择就这样让我亲亲抱抱?”

她希望他能选择前者。

可惜,雷墨没让她如愿。

他挥退了公司里的员工以及合作方,选择站在原地当木桩。

梁永希低头,脸刚好埋在他的胸口,不过几秒功夫,隐退了满脸的失望。

再抬头时,微笑地对着他的俊脸亲了亲,“老公,跟你结婚三年了,无论是我的生日还是结婚纪念日你都没有一点表示,就算我的心是石头做的,也快熬成筛子了。”

虽是抱怨的话,她却用轻松调侃的语气说出来,远远看着像是跟男人撒娇。

雷墨冷冷一嗤,“我们的婚姻是怎么开始的,梁大小姐心里没点数?”

梁永希心头一刺。

犹记得婆婆陆丛蔓找上她时说的话:“选你的理由,一来是老爷子病重,需要个孙媳妇冲喜,据传你是转运锦鲤,二来是相比较那个女人,我更愿意暂时让你做我儿媳妇。”

雷墨的态度则是只要不是‘那个女人’,跟谁结婚都无所谓。

明知道这婚姻开始的很不堪,可她义无反顾地一头栽了进来。

隐婚三年,他不屑碰她一下。

不过是有名无实的夫妻罢了。

眼角余光瞥到李总的脸都白了,而雷墨眉目间的耐心似要告罄,她适时松开他,朝李总走去。

李总吓得猛然起身, 一骨碌往外跑。

仓皇离去的背影,就跟逃离洪水猛兽似的。

梁永希停下脚步,回过身想要夸几句雷墨。

由于版权限制,请长按识别关注二维码之后继续阅读后续精彩内容

长按识别二维码继续阅读

由于版权限制,后续精彩内容仅能在微信端阅读,请使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继续阅读

手机微信扫码 继续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