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拓跋灵, 轩辕澈来自《邪王的绝代狂妃》中古言小说,作者:红小果

邪王的绝代狂妃精品小说由网友提供,《邪王的绝代狂妃》情节起起落落、扣人心弦,由作者红小果倾心出品的古言类小说,主要人物拓跋灵, 轩辕澈,小说写到她是废柴,他是邪魅王爷!王爷不服?来战!

主角:拓跋灵, 轩辕澈来自《邪王的绝代狂妃》中古言小说,作者:红小果 第1章 你的手干嘛呢 古言小说
作者:红小果 主角:拓跋灵, 轩辕澈 最新章节:第429章 为你大赦天下

夜!漆黑如墨!将军府内一个小小的宅院里面,灯火如豆,突然在漆黑不见五指的水塘那边传来了一阵又一阵的扑腾之声。

“大姐姐,我没有力气了,我快按不住她了,大姐姐你快来帮忙呀!”几乎带着哭腔的声音传来,让同样蹲在水里的女人不耐的喝道:“鬼叫什么?你打算让全府的人都知道,你想要淹死这个贱种吗?”

被呵斥的女子不敢再继续声张,她咬了咬牙,狠狠的用力继续往下按那个试图要挣扎出来的人头,忐忑道:“大姐姐,她力气好像是变小了!”

被称为大姐姐的女子的脸上露出了阴冷的笑容,只听她语带刻薄的说道:“淹死了这个贱种,你功不可没,我一定会让母亲给你找个好人家嫁了的!”

“多谢大姐姐!”女子话还没说完,就听到猛然有什么东西砸到了水塘里面,惊得两人脸色一变,相互对视一眼说道:“快走,有人来了!”

“可是,大姐姐,人还不知道死没死呢!”落后的女子看到在水里浮浮沉沉的那个娇小的人影,言语忐忑的问道。

“这都多大的功夫了,再命大也活不成了,快点!”大姐姐也顾不得拉落后的小妹一把,连滚带爬的上了岸,一路踉跄着跑了。

拓跋灵只觉得汹涌的海水灌进了自己的嘴巴里面,眼睛里面,撑得她的胸腹都要爆炸了,她努力的想要睁开眼睛,却只能看到蓝汪汪的水继续灌了进来,呛得她脑子轰的一声爆炸开来,整个人就晕死了过去。

温热的触感贴在她冰凉的唇瓣上,隐隐有清新的空气度进了她的肺里,她贪婪的呼吸着,直到肺里被清新空气填满,她才恍惚醒了过来,等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到一张俊彦在她的面前放大,更让她感受到恐怖的是,他的双手正按在她胸前的绵软处,再往下看,她已经褪去了外衣,胸口清凉,先不说她原本穿着的塑形内衣怎么突然变成了异域风情的红色肚兜,只说这登徒子这样趴在自己的身上,她就愤怒的一记手刀毫不留情的往那人脖颈上劈了过去!

男子的眼底急速闪过一抹错愕,迅速抽身而退,如一只大鹏鸟那般的飘到了身后的一棵大树上,白衣一甩,伸出白玉般的手指撩了撩额前的墨发,戏谑的笑道:“都说将军府里的二小姐是个废柴,只一初见,果不其然,连个是非好歹都不分!真不该多管闲事,眼睁睁的看着你在淹死这水塘,再去给拓跋将军报个信是了!”

拓跋灵眼眸急闪,她还没从刚刚初见这个男子的震惊中醒过神来,这个长得还算好看的骚包男子在自己面前搔首弄姿的是个什么鬼,还有他穿的衣服,一身月华长袍,在夜色的衬托下,更显得身姿非凡,只见他坐在枝头,俊美的脸上带着邪肆的笑容,一双璀璨的眼眸里透着兴致盈然,似乎对她兴味十足。

眼看着拓跋灵一双水盈盈的大眼睛望着他,他不由得轻轻皱了皱眉,不耐的问道:“怎么了?你哑巴了?”

然而,拓跋灵却眨巴着眼睛忽然吐出三个字来:“你是谁?”

南宫澈脸色一变,险些从枝头上掉落下来,那树枝也是晃了几晃之后,才堪堪的稳定了下来。

他一双眼眸豁然变冷,疑惑的打量着眼前的小丫头,只见她不过十四五岁的年纪,眼眸灵澈动人,一张小脸不大,但是耐看,虽说不出有惊艳绝伦之姿,但是配上她那懵懂的迷惑表情,却竟是勾的人心下冲动,想要将她抱在怀里好好安慰一番。

想到这里,他猛然长袖飞卷,长长的红色水袖如同漫天瑰丽的云彩,将拓跋灵给包裹了起来,然后轻轻一带,就将她拽在了他的怀里面!

拓跋灵惊魂未定的下意识抓住了他的衣襟,伏在他的怀里,小手拽的死死的,生怕把自己掉下去。

轩辕澈饶有兴致的看着她修长如青葱般的手指,淡淡的说道:“姑娘,难道你不懂的男女授受不亲?”

拓跋灵脸色一变,迅速的想要将眼前这个危险的男人推离,却是脚底一下子踩空,那混蛋家伙竟然不顾她的安危,任由她就朝着地下狠狠的摔了过去。

认命的闭上眼睛,眼看着就要摔个嘴啃地的时候,觉得自己的身体猛然又被水袖卷住,然后又是一甩,又让她回到了他的怀抱里面。

拓跋灵顿时气的面色涨红,这样戏耍她真的很可恶!

“你生气了?”轩辕澈微微低头,看到她那不断起伏的小胸脯,觉得十分的好玩!

拓跋灵没有说话,反手一记砍刀就往他的脖颈上砍了过去,她原本算计着力道极好,肯定会把他打下树去,却不成想,竟是一下被他攥住了纤细的皓腕,邪肆的打量着她那张气的通红的小脸笑眯眯的说道:“你把我打下去,你以为你能安然的待在树上吗?”

拓跋灵暗暗磨牙,这个渣男,但是面上却突地露出了可爱的笑容,只见她咬着嘴唇说道:“没有呀,我只是看到你这衣服上有一片树叶,想要帮你拿下来而已!”

“真的?”轩辕澈疑惑的看着她。

“当然是真的,不信你看!”拓跋灵摊开掌心,那雪白的掌心里面,赫然正放着一片树叶!、

轩辕澈眸光闪烁,猛的一拽,就让她坐在了自己的大腿上,顿时惊得她面红耳赤,耳朵发懵,她这样不合时宜的坐在一个陌生男子的身上,真的好咩?

她又不敢胡乱的动,真担心自己会摔下树去,没有办法,只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任他吃点豆腐得了!反正,这么黑,旁人又不知道!

片刻之后才能冷静下来梳理自己眼前的境遇,这个危险的男人究竟是谁,还有,她怎么会在这里?还穿着这么一身古怪的衣服?

看到她那茫然不知所措的眼神,轩辕澈的心里没来由的闪过一阵心疼,他皱了皱眉,丝毫不介意两人暧昧的动作,凝眸道:“你当真不记得我是谁了?还有你刚刚经历了什么,你也忘记了吗?”

“我是真的不记得了!”拓跋灵老实的点了点头。

轩辕澈的眼底闪过一抹异色,漆黑如点墨的眼眸对上拓跋灵的清澈眼眸,试图想要看穿她内心的真实想法,但是,片刻之后,他发现自己失败了,说谎的人,没人能逃过他冷厉的双眸,唯独她是一个例外!一双美眸清澈发亮,让人一眼看上去,竟是心跳都莫名的加快了一些!

他的嘴角瞬间勾勒出一抹玩味的笑:“小丫头!你成功的骗过了我!”

“我从不骗人!”拓跋灵仰着尖尖的下巴,无比倔强的说道。

“是吗?”轩辕澈挑眉,还想再说话的时候,骤然听到树下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脚步声,看到拓跋灵投来的疑惑眼神,他连忙伸出食指摁住了她柔软的唇瓣,不管她同意不同意,就将她纳入了怀中!

男子好闻的气息措不及防的传来,拓跋灵顿时觉得脑袋晕晕的,她透过他衣服的缝隙往树下看去,只见一名穿着布衣的妇人,在一名小丫头的搀扶下,往这边跌跌撞撞的走了过来,一边走,一边还在泣声呼喊着:“灵儿!灵儿!”

似乎妇人被脚下的石头绊倒了,她一下子匍匐在了地上,身边的小丫头慌忙将她扶起,紧张的问她:“月夫人,你没事吧?”

“我没事,你不要管我,先去循着荷塘去寻一下灵儿,看看是不是能找到?”月夫人哭着说道。

“夫人,咱不是找了一遍了,没找到,要不然,先去告诉老爷吧!”小丫头声音惶恐的说道。

“不行!不能让老爷知道,我们先自己找!若是你说的没错,大小姐真的把她叫来了这里,那就没有理由找不到的!”月夫人倔强的说道。

“是!奴婢这就去寻!你别着急!”小丫头说完,就循着荷塘去找了!

“老天爷!”月夫人突然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双手合十拜道:“求求老天爷,保佑我们家灵儿,那孩子命苦,是我辱没了她,若是你想要惩罚,那就全都报应在我的身上吧!放过我那可怜的孩儿吧!”

树下夫人哭的可怜,而树上,拓跋灵却是一脸的茫然。

当那名夫人出现在树下的时候,轩辕澈下意识的朝着怀里的小丫头看了过去,只见她的脸上除了疑惑之外,竟然半点波动都没有,任凭她是哭的如何可怜,而拓跋灵依旧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

“你知道她是谁吗?”轩辕澈压低声音询问她。

拓跋灵皱了皱眉,片刻之后,她则茫然的摇了摇头。

“她是你娘!”轩辕澈轻轻吐出这四个字来!

明明是简单的四个字,听在拓跋灵的耳朵里面,犹如激起层层的石浪,怎么可能会是她的娘,她拓跋灵自小便是孤儿,被人送到孤儿院去抚养,后来被人领养,而领养她的那位老人恰好是军队的将军,所以她就理所当然的当了兵,并成为了一名优秀的特种兵战士,在她的记忆里,她连自己亲娘是谁都不知道,怎么可能现在又冒出这么一个娘来?

由于版权限制,请长按识别关注二维码之后继续阅读后续精彩内容

长按识别二维码继续阅读

由于版权限制,后续精彩内容仅能在微信端阅读,请使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继续阅读

手机微信扫码 继续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