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叶冰灵, 东宫皓影来自《随身空间之灵妃》中古言小说,作者:冰灵月

冰灵月的《随身空间之灵妃》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古言小说,随身空间之灵妃开心小说,叶冰灵, 东宫皓影的最新章节由网友提供,写到她,是从现代莫名穿越的杀手兼神偷;他,是霸道短命的天才王爷。一朝穿越成废材,被诬陷又被退婚。你们当她是以前的叶冰灵吗?不,她修炼逆天,空间在手,能和植物交流,奇珍异宝投怀,丹药阵法随手炼。她与他携手闯天下,却渐渐揭开穿越之谜……

主角:叶冰灵, 东宫皓影来自《随身空间之灵妃》中古言小说,作者:冰灵月 第1章 倒霉穿越 古言小说
作者:冰灵月 主角:叶冰灵, 东宫皓影 最新章节:第493章 结局

紫檀木制的外门,镶着金边的门框,嵌着水晶的红墙,豪华的不像话的别墅闪闪发光。

叶冰灵打开门,拎着一串颗颗饱满的紫水晶葡萄,轻轻靠在门边,她看向黑暗的夜空,妩媚的眼微眯:“出来吧,今晚挺冷的。”叶冰灵在家感受到了四周散发的杀气,虽然很麻烦,但还是出来解决一下吧。

空气微晃,一个人瞬间出现在叶冰灵视线内,一个短发女子。

叶冰灵淡定地吃了颗葡萄,朝地上吐了两颗葡萄籽:“屋顶那个是残疾吗?”叶冰灵一如既往的毒舌。

“你说什么!”短发女子上前一步怒斥道。

一只手拦住了短发女子:“柠,退下。”

看着突然出现的男子,叶冰灵将嘴里的葡萄咽下:“我还以为你打算在我家屋顶上过夜呢。”

“光会耍嘴皮子可救不了你。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杀手榜第一的噬血,我身后的是我的手下。我接到暗杀神偷的任务。”

哈?他是第一,那她蒙面死神是老几?她可不记得什么时候第一杀手换人做了。

“第一不是蒙面死神吗?”

叶冰灵是杀手榜第一的蒙面死神,没人知道蒙面死神的真实身份,不过她的第二职业是神偷,大概是最近偷得太嚣张了,被人惦记上了。

“嘁,不过是个不敢以真面目示人的胆小鬼,头的能力比她强多了!”柠不服气地说道。

“柠,住嘴,口舌之争没有意义。总有一天,我一定会亲手杀了那个女人,以我的实力让所有人知道谁才是第一杀手。至于你嘛,今天注定会成为你忌日。”

性格:烂。

智商:脑残。

叶冰灵鉴定完毕。对于这种天天惦记着自己性命的人,叶冰灵可不打算留着此人给自己找麻烦。

“这么说你是第二?”

见噬血脸色沉下来,看来没错了。

“杀手榜的万年老二很了不起吗?”叶冰灵淡定地吃葡萄,仔细地吐出葡萄籽。

“你……”柠的声音再次被拦了下来。

“不管你怎么说都逃不过死亡的结局。”噬血身上迸发出浓重的杀气。

“可惜了,今夜月色明明那么美。”叶冰灵轻轻摇头。

“你没办法欣赏完它了。”

“我想说的是——可惜了,你们肮脏的血会玷污它。”

话音未落,杀机顿起。

细小的爆裂声响起,地上数颗葡萄籽爆裂开,嫩芽闪电般的成长,手臂粗细的藤蔓瞬间的刺向两个人,一分二,二分四,葡萄藤不断地分裂,蜿蜒伸展,犹如绿色巨蟒,封闭了这一片空间。柠一击就被刺穿胸膛,噬血却躲开了要害。

“小藤子,你这么弱啊。”看着噬血没被刺中要害,叶冰灵淡淡道。

靠近叶冰灵的一支葡萄藤小心地凑到她身边,轻轻地蹭着叶冰灵细白的脸颊。

“没有下次啦,主人。”葡萄藤糯糯的童音通过意念传到叶冰灵脑中。

葡萄藤像知错的孩子一样轻卷叶冰灵的玉手蹭来蹭去,叶冰灵伸手轻拍藤蔓,示意自己不怪它。

噬血捂住伤口不敢相信发生的一切。在事发时他想快速靠近叶冰灵,但这怪藤完全封死了他活动的空间,更可怕的是它的生长力,噬血砍断它后还没等移动,它就已经恢复了原状。

“这,这不可能……”

叶冰灵不想再看到噬血,数条藤蔓笔直刺穿了他。她微微伸了个懒腰,转身回了屋子。满院子的藤蔓瞬间缩回去,并将尸体拖入地下,仿佛什么也没发生。

叶冰灵上/床闭了灯,希望自己一夜好梦。

可惜叶冰灵并不知道,她醒来后会多么抓狂……

疼,火辣辣的疼,身上泛起寒意。

过了一会儿,叶冰灵缓缓地动起来。

“嘶~”叶冰灵疼的直倒抽气。

她不是在睡觉吗,为什么后背好疼?

叶冰灵迷迷糊糊的看着四周,晃动的火光跃入叶冰灵眼中,数十个牌位整齐的摆放。叶冰灵双唇微张,惊恐的接受脑中多出来的记忆。

我去,她穿越了。要死,她是怎么穿的!!!

叶冰灵,五灵大陆的叶家三小姐,年芳十三,是东宫国太子的未婚妻,性格懦弱,无法修炼的废材。

就在昨天,萧家五少爷萧凯和叶家二小姐叶思雪,这对狗男女联手演了一场叶冰灵勾/引萧凯的戏,父亲叶南天完全不给叶冰灵解释的机会,以叶冰灵不知廉耻勾/引姐姐未婚夫为由,罚了叶冰灵二十家棍并关到了祠堂罚跪。就这样体弱的叶冰灵死掉了。

叶冰灵愣愣的发呆,她真的穿了,而且穿在了一个懦弱无能的家族小姐身上。就算叶冰灵不想接受自己穿越的事实,这些记忆也赤果果的提醒自己这件事。

看完叶冰灵悲催的遭遇,她简直要爆粗口了。这具身体不仅喜欢了一个不如自己未婚夫的渣男萧凯,还听信丫鬟兰芝的话,将绝世容貌画成调色盘,让自己挂上了“史上第一丑女”的称号。用“井”字形容她最恰当,她就是个横竖都二的蠢材。

不过叶冰灵已由自己接手,二十一世纪的叶冰灵可不是懦弱之辈。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甭想安好。那些人等着一个个被收拾吧。

话虽这么说,还是先变强吧,叶冰灵感觉不到那种控制植物的感觉,看来没能把底牌带来,这具身体又废材。

“咣!”

佩香一脚踹开祠堂的门,将食盒往地上一摔。

“吃吧。”佩香一脸施舍的表情,“真烦,要来给个废物送饭,你怎么不死啊,都挨了二十家棍了!人贵在有自知之明,像你这样的废材,活着也是浪费食物。”

佩香是叶夫人院里的二等丫鬟,负责这两天给叶冰灵送饭。

叶冰灵抓起供桌上的苹果吃了起来,眼前有人耍戏给她看,不看的话有点对不起人家这么卖力表演。

“你怎么能吃供品!”佩香尖锐的声音有点刺耳,“这次家主还不打死你!”

叶冰灵自顾自的啃苹果。这让佩香觉得大受侮辱,完全没注意到叶冰灵的不同。

“真没教养,你娘没教你不能吃供品嘛!哦,不对,也许你娘真的没教,毕竟常年躺在床上,不知哪天就死了。不过她也是活该,谁叫她长了张狐媚的脸勾/引家主,不过是个贱……”

叶冰灵身形微晃,快速移动到佩香面前。

“啪!”叶冰灵扇了佩香一个响亮的巴掌。

未等佩香反应过来,叶冰灵就接着扇了佩香十个巴掌,打的叶冰灵都觉得手疼,直接将佩香打成猪头。

“奴将仍(你竟然)……”佩香肿得鼓鼓的脸让她口齿不清。

“知道为什么抽你十一个巴掌吗?”

佩香有些害怕的摇头,眼前这个人是那个不敢反抗的三小姐吗?为什么她从三小姐身上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

“因为你很像两个数字。”

“三和八。”

叶冰灵也不管佩香懂不懂自己表达的意思,就转身离开了祠堂。

全然不知这一切映入了藏在暗处人的眼里。

离开祠堂后,叶冰灵知道心里莫名的怒气来自这具身体残留的感情。

灵舞,是这具身体娘亲的名字。据说灵舞是在叶南天强行带回来的平民,大概是灵舞的美丽吸引了叶南天,但也正是这美貌让叶夫人将娘亲当做心头刺,恨不得娘亲去死。

原来的叶冰灵虽然懦弱,但她自己知道这是这具身体很孝顺。刚才佩香侮辱娘亲,自己心里涌起浓重的恨意,这是身体残留的情感,但记忆里那温柔的眼睛,才是叶冰灵扇佩香的原因。

这样想着,叶冰灵来到娘亲所在的院子。

叶冰灵轻轻坐在她娘亲的床边。

看着娘亲脸泛着病态的白,叶冰灵心里很难受,自己是真的喜欢记忆中的灵舞,浓浓的母爱让前世是孤儿的自己很依恋,以后她就是死去的叶冰灵,她要保护好母亲,保护这得来不易的亲情。娘亲的身体弱,以后要好好养养,最好养的白胖白胖的。

轻手轻脚的离开房间,正好遇上拎着一筐雏菊的奶娘。

由于版权限制,请长按识别关注二维码之后继续阅读后续精彩内容

长按识别二维码继续阅读

由于版权限制,后续精彩内容仅能在微信端阅读,请使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继续阅读

手机微信扫码 继续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