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把油纸伞》_主角:只是,青牙是由齐彩露创作的古言小说

齐彩露的《七把油纸伞》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古言小说,七把油纸伞开心小说,只是,青牙的最新章节由网友提供,写到对莫名其妙的东西许愿,水蓝色的星星,被云遮住的月亮,篱笆上会开出的花朵数,雪花融化的时间,鱼跃出水面的次数,伞状的云朵,飞进手心的蒲公英,落到樱花上的蝴蝶,只是为了让你为我回眸。我一直以为,这样就可以让你幸福,让你记得我。多年以后我才明白,烟花簿上所述,都不是你我。

《七把油纸伞》_主角:只是,青牙是由齐彩露创作的古言小说 第一章 听花识意 古言小说
作者:齐彩露 主角:只是,青牙 最新章节:第一百一十八章 未若柳絮

“这个世界上鱼每吐一次泡泡,就会有一朵花绽放。”

“嗯?”

“你相信有这种鱼吗?”

“我相信,无尽的轮回,也不过是圆一个梦罢了。圆一个与她相守的梦……这个梦,或许不会实现,但总归给人希望,心里这样渴望,也便值得等待。”

“也许,我们每个人,都是那只鱼吧,用尽一生,只是想再次遇到那个人。有人说,也许他的一生都在下雪,可她出现过,她是一场异常美丽的樱红色的雪。从此,他就将自己活成了篱笆,只有她落户枝头,才会真的心花怒放。”

“那他的一生都在下雪,她又为何从不探望问候?”

“这也是一种她想让他幸福的方式吧……”

“为何如此?我不明白,青牙。”

“这便是命运吧。造化弄人,命运总是这么多,愚弄人心的把戏,若回到最初,恐怕也难逃厄运。”

“我们都是不愿醒来的人,在这趟永远行驶的马车里。”

……………………

记忆是无人能懂的星空。

我又做了这个梦,梦里面,我在和一个叫青牙的男子对话,来来去去,也就这几句,总是莫名的伤感,莫名的潸然泪下。很多画面断断续续,到最后,总是落到这丛夕颜花上。

梦里花落,怎知多少。

曾经,世事沧海桑田,只投下一朵清浅的花。

那一世,你为避雨的书生,我为亮不起来的青灯。

那一世,你为五月的落花,我为失明的绣女。

那一世,你为走尽天涯的瘦马,我为新生的月牙。

生生世世错过的人,却生生世世爱着。

打开烟花簿,记忆缓缓溯回到千年以前,有许多分不清真假的片断在脑海里浮现,碰落的红蜡烛,断弦的古琴,驻颜花……一个姑娘拿着油纸伞缓缓走过这扇窗七次,不变的容颜,每次却都是不同的打扮,似乎是朝代在更迭,仪容都有了变化。

在这个梦里,我早已找不到自己。我分不清自己身处何方,只是心里的孤独,仿佛大雾一样,填满了我的心。

感觉从此这条路,便只剩我孤身一人了。我像一块无比开阔的土地上仅有的一株狗尾巴草,狂风乱雨皆向我抛来,热泪无法挥洒,亦无法给你一个淡然自若的微笑,永远的词穷,永远的半夏的阳光,一回首,我们全都泪流满面。

“阿念……”我仿佛听到青牙唤我声声,可怎么也醒不过来。我仿佛变成了梦里的这个女子,我的一思一念,都与她所系,抑或是她的一思一念,都与我所系。

记忆中的自己总是蒙着白纱,于夜半时分轻叩寺门,让那些书生做同一个凄清的梦,自己乘机吞噬那些不愿醒来的人的灵魂。

心里的花,时常在这个时候,一朵一朵落去。

只是他却不同,平淡中掩盖不住他那一颗灵动的心。变成一朵花绽放在花枝上,她看见他在修院落里的篱笆,扶起那些倒地的花。深不深,浅不浅,心里突然温暖了起来。大多时候,他都是俯案读书作水墨画,摘几朵院落里的小花,过着孤清的岁月。

每个人都有被约束的时候,没有可不可以,没有愿不愿意。像一朵开在清晨里染了雾气的花,我们的生活还未绽放完,便生生从枝头剥离凋零。

琴声和寡,驻颜也尽。

记忆如晒干了的桃花,夜幕轻轻一拉,越是迷离。

红蜡烛被碰落,琴声戛然而止,似是梦境。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四周抽出了无数朵白色的小花,把废旧的小院围了起来。

白天他写字的时候,她便给他添墨。夜深了,玻璃般的萤火虫,正悄悄聚集在他的花灯下,飞去又飞回。他想要把这些流光替她一一贮藏,那微弱的光芒却都已经消失。

善于发现女子内心美丽的男子总是很少。她却从未施着粉黛给他看,白纱遮面,木钗挽发,惜人惜花。

凤仙花开得正好,姑娘们细细捣出红色的花汁,到了明天纤纤十指上便有了自己心爱的颜色。漂泊的人总是各自怜惜,他为她捣出红色的花汁,她便写几封素笺,字迹玲珑。静静的夕阳影里,闲倚阑干看落花纷纷,不涉世事,不见炊烟。

人淡淡,水蒙蒙,吹入芦花短笛中。

无数朵白色的小花将世事隔绝,可还是有人闯入,试图带走些什么。我看见他倒下,她取下面纱,逼出眉心的驻颜花,泪光涟涟地说道:“不论几世花开,驻颜花会让你永远是这个样子,不论等多少世,我都会来找你……只愿爱,也能千秋万代……”。

梦里抽出了无数朵白色的小花,她不紧不慢地出现,一滴泪滑落,白花一朵朵燃烧起来,梦里的一切都支离破碎,花魂委地。

他醒来的时候,院里已抽出了无数朵葛藤花。他为她画了一幅小照,朝夕相对,却总是等不到那个蒙着白纱的姑娘。

秋风宁为剪芙蓉,疏花浓淡改,江南四月天。

千年过后,只留下这册烟花簿,所叙故实如此之少,便更似雾里看花,难觅真容。

这一世,他还是个书生,而她,却不知所踪。可我总以为,他们依旧会在这里遇见,我试图去翻开烟花簿,却一下子便醒来。

烟花会谢,琴声会停,我和你,只不过是这烟花簿上淡淡一笔。

诗墨未干,花开犹烂,空余长思,花也凄凉。

静得没有一点声音的宅院里,只剩下晚风吹动花铃寂寂的轻响。

浓琴舞月的烟花女子们依旧姗姗来迟,额间用鸳鸯黄,淡淡的抹,剪裁成贴花的金箔。又是一年春华成秋碧,天涯尽头看流光飞去,几度红尘来去,回首是潇潇暮雨。

他的毛笔已蘸上了墨,正慢慢朝着宣纸上写着什么。

没有人知道,庭院里含苞欲放的花朵,在一阵往昔后悄悄折落。开了几年的桃花,开始每年都只开稀疏的几朵花。

这似乎是她的过去,而在这段过去里,我却并未看到她拿着那把油纸伞……被丢掉的六世,又记载了什么。

我不知道这个梦里的场景是否是假象,但我已分不清楚梦和现实,我只是期盼,也许下一秒,这段缘分就会像窗外的喇叭花一样重新爬上篱笆,氤氲成一片繁华。

“如果我是一个最重要的决定都想不到的人,那我的存在对你有什么意义呢?我过多的过问又有什么意义呢?一朵花开的再美,无人赏识,也是无尽的卑微。”我的脑海里一直回荡着这句话,只是我找不到出处,也便没有细想。

梦总是如此荒诞,如果去深究,便会发现,那只是一颗遥远的星星,看似静静挂在星空,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消失了。

最难能可贵的,是世事无常背后,清晰的光。那个陪着一起历经黑暗的人,永不会再出现。

河边的鱼儿依旧在吐泡泡,我却不知,开出了多少花,亦不知,开在了何方。只是静下来的时候,我总会想起青牙说的那些话,以及那个坚守七世的姑娘,我总是看不清楚他们的脸,只是影影绰绰的,却又如此熟悉。而那把伞,仿佛跟我在集市上看到的一般无二,又好似不同。我知道这只是个梦,但我一个人的时候,总是在脑海里一遍一遍设想,雪花落满南岸的时候,他们就会再一次相遇,这一次,他们再也不会错过彼此了。

我再次入梦,希望能找到一个让他们幸福的理由,而这次,我却又梦到了青牙……

由于版权限制,请长按识别关注二维码之后继续阅读后续精彩内容

长按识别二维码继续阅读

由于版权限制,后续精彩内容仅能在微信端阅读,请使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继续阅读

手机微信扫码 继续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