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片樱花那片海》_主角:免费小说及男生女生小说尽在开心小说

出自最新上线的小说《那片樱花那片海》,是作者党米儿倾心出品的校园类小说。小说写到童芊荨为平反八年冤案,寻找兄长而入欧明法学院,却被欧涵“缠上”作为抗衡欧振国的“工具”。她怀疑明初就是她的亲哥哥!却无法证实!谎言、案件?法律下的爱情该如何继续!

《那片樱花那片海》_主角:免费小说及男生女生小说尽在开心小说 第一章 涵阳初相遇 校园小说
作者:党米儿 主角: 最新章节:第六十章 峰会路转才为爱

“董事长,你确定要这么做?”南一城冷吸一口气,问着坐在牛皮摇椅上的男人。

男人凝望t市帝国大厦,嘴里重重地吐出几句话:“童氏面临危机,只有新的继承人才能解救童家于水火之中。夏芝已经收养了那孩子,从今以后,我们就是他的亲生父母。”

四年后。夏芷和男人有了自己的孩子,取名为童梓荨。

女人对男孩说:“兴乐,小荨是你的妹妹,你要用一生去保护她,明白吗?”说着,送给男孩一个小提琴样式的水晶项链。

“哥哥,哥哥,你看我们的项链长得一样啊!”女孩在一旁惊奇地叫起来,用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男孩。男孩粲然地笑了,宠溺地轻轻摸了摸女孩的头发,“小荨,以后看到这条项链,我就会找到你!”

我只不过是为了储存足够的爱,足够的温柔和机灵,以防万一醒来就遇见你。

我只不过是为了储存足够的骄傲,足够的孤独与冷漠,以防万一醒来你已离去。——夏雨。

初恋,就像心脏一样脆弱。

阳光炎炎,投射在空气中肆无忌惮地灼烧着皮肤,大街上车水马龙一片喧嚣,在漫漫人海中,隐约掠过一个少女奔跑的身影,而后却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黄昏,那个身影在匆忙一阵后,双手环抱着一大叠未发完的传单,停歇在一所院门前,金灿灿的光束手落在少女的额头上,晶莹的汗珠光泽透润,那阳光照在学院门口大字上,是那样的刺眼,莫名的有威慑力,好像在警告自己:阳光只能暂时地照进黑暗,永远的光明永远不会存在。

牛仔短裤搭配干净的浅蓝色衬衫,无意间给盛夏一抹清凉。正在少女出神凝望之际,一个手捧书本的白衣少年撞进她的视线。

他正专注地翻阅课本,全神贯注的神情使少女深深陶醉,少年越走越近,少女的心不知不觉越跳越急……

少女不由自主的按住胸口,屏住了呼吸,白皙的脸庞突然涨得通红。即少年与她擦肩而过,那张清晰的脸让少女感到前所未有的希望,温暖阳光。

南柯一梦,终不长留。

不舍的目光跟随少年消失的背影而飘的远了远了。

少女回过神来,发现口袋中手机振动并将传单用一只手的夹肢窝夹着,慌忙接电话以为是下一份工作有了着落。

“喂,你好,我是童芊荨,请问你是找我去面试的吗?”

“芊荨,我是乐乐。”

听到这里,芊荨心里一阵失落。

“芊荨,你快别失落了,告诉你个天大的好消息。”

乐乐是芊荨的发小,对芊荨的身世一清二楚,童芊荨原本是童氏集团的千金,却在芊荨12岁那年父亲因被告贪污受贿入狱,在狱中被不知名势力迫害而死,母亲夏芷因承受不了丈夫的突然离去和巨大的外债跳楼而死,仅留下12岁的童芊寻和少有人知的哥哥童兴乐。

“什么好消息?现在对我来说,接到一个应聘电话可能才是我的好消息。好了好了,不说了,我的传单还没发完呢!”

说着,童芊荨不觉眼角一垂,瞥见腋下的一大叠传单,又抬头望了望骄阳似火的天空,焦急地答道,正打算挂断电话。

“芊荨!芊荨!别忙挂电话。”电话那头声音急促,暗有不言的激动。

芊荨不耐烦的又将手机贴近耳朵。

“到底什么事说吧,我真要忙了!快别卖关子了,乐乐。”

芊荨微微抿了一下嘴,被一天的琐事缠了一身,不由得很疲倦。

“好!好,听完你就要感谢我带给你这个好消息的,你听好了啊——你,被,【欧明法学院】录取啦!”

“什么?!”芊荨的瞳孔突然间放大,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

“对!没错,你没有听错你被欧~明~法~学~院~录取啦!”

乐乐故意延长声音为了证明这是事实,芊荨先是怔的一下,后又惊喜的跳起来。

“真的吗?太好了。乐乐!乐乐我做到了耶!我做到了耶!”

童芊荨实在无法抑制心中的欢喜,不由得重复说着,像上帝突然临幸的宠儿,拾起了被折碎的翅膀。

欧明法学院是一所民办的成人法律学院,始建于10年前,因该校出了一个号称亚洲天才辩手的学生而著名,届时广招生源也培养出了一大批精英人才,比如正在美国进修22岁便赢得律界一枝花的萧菲亚,从在美国深造即将回来的20岁便赢遍亚洲辩手的新生代人才欧涵。

童芊荨一直坚信自己的父亲是清白的,一直抱着一丝希望来报考欧明法学院,一边四处做兼职为以后寻找更多途径存够钱,所以考进欧明法学院,或许对芊荨的洗雪之路无疑是条捷径,对她意义重大,她一定要抓住。不然再延迟个3年5年,甚至10年也不一定。

像童话般梦幻的事情就算降临了,也无法阻碍现实将芊荨拽出,童芊荨兴奋地将传单拿在手中,手里充满了力量,跑去附近人多的地方发传单。

得知喜讯,芊荨乐得合不拢嘴,今天的传单成效也不错,早早收工。转头一敲脑袋,才想起今天忘记了什么?

迅速翻出帆布背包,少女即刻愣住,忽地眼角一闪光,一路跑着马路一路从背包里拿出准备好的黑色系列辩手服。一个机灵地便把v领细肩外套一套,在褪去的阳光下依旧泛着丝丝光亮,再将裙子拉链爽快地一拉到底,成圈的包裙瞬间变成一张黑色纸片。芊荨俏皮地笑了笑,娴熟地往臀上一围,一拉,一位成熟不乏清丽的辩手活脱脱地出现!

这款“苏式新穿法”是乐乐特地为芊荨设计的,因为芊荨常要忙活得像个大明星一样,赶场比赛,奔走在各大法辩赛场。

夕阳留下一抹红晕染红了天际,海边的小咖啡馆前人头攒动。这次是一家即将转租的冰淇淋店承包的比赛场地,紧挨着一家奢华高档的咖啡屋。

拨开人群,芊荨终于来到赛场。紧赶慢赶,还是来晚一步。主办方的主持人已然宣布获奖名单。

隐约在人群里听见之前的命题及辩论大概,无数话语在芊荨脑袋飞速旋转,就像涌动的漩涡,酝酿着某种神秘的力量。

突然,眼里闪过一道尖锐的光,她失了控制似的冲到讲台上。

“我反对!”

众人惊愕。紧接着一片喧哗,保卫人员即刻把她脱下台去。

“不行,这个比赛结果不是这么判的?我不下去!”

几经折腾,芊荨在舞台上来去不下,现场也乱成了一锅粥。

“既然,”一个低沉的声音在嘈杂的人群中脱颖而出。

“既然这位有不同见解,何不听听?”

“是啊,难不成你们这儿办的假赛?拆穿你们不成?再说了,我说的对与不对,自有评审断决!”

芊荨下意识去看看了那声音的主人,隔了有些距离,隐约有个俊美面孔的模样,默默地用眼神传送了感激。

评审一听,为了控制全场氛围,只好妥协。

少女一袭黑色辩手服,全然没了牛仔女孩的稚气。站上舞台,她似乎被赋予了更高贵的灵魂,谈吐不俗,字字珠玑,一词一句直戳要害,将之前辩手的所有法律基础性犯错一一列举,并且不避锋芒地条条反驳。

女孩那张骨骼清奇,轮廓线分明的脸蛋,映着晚霞,多了一抹神秘感。她闪动着两只明亮的大眼睛,灿烂地微笑着,仿若集结了万千光华,一身黑色辩手服,虽然做工粗糙,用料不佳,却被她穿出了不同世俗的美感。

唇枪舌剑,这是她一个人的战场。听众都流连忘返,唯有一人中途进了隔壁咖啡馆。

评委接连惊叹,都纷纷表示:这样的奇才就该到人才辈出的欧明法学院磨磨!

意料之中,完胜逆袭!所有辩手羞得无颜反驳,甚至到手的奖金都拱手让人,气得脸色发白!

赛事完毕。干净利落!

这都是芊荨打的第n次“荒战”了。所谓“荒战”,就是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参加小型法学辩论比赛!

拿了奖金正要赶回去庆祝。突然,一个不速之客刺耳的口哨声响起,在童芊荨面前闪过,打破授奖仪式。

芊荨端详了许久,觉得来者不善。男人带着几个小弟,与现场工作人员起了争执,场面混乱,芊荨有意要趁机从他身边溜走,正在与之擦肩而过之时,一只粗壮黑黝黝的大手一把拉住了童芊荨。

“嗨!小妹妹,得了奖也别着急走啊!我说,这家店的主人欠了我的钱,还在这里办什么鬼都听不明白的法学辩论,真是好兴致啊!”

说着另一只手不自觉地抚摸着童芊荨修长嫩白的小手,不住地猛吞口水。

“先生,我听不明白你说的?”

“呵呵,请不明白,我今儿就要你的钱,还有……”

“请你自重!”

童芊荨毫不屈服于魔掌之下,毅然将大汉推开,但——这都是徒劳,毕竟对方是个三、四十岁身宽体胖的大汉。

“喂,我告诉你哦,这里是公共场合,如果猥亵罪成立,你以后怕是没脸见人了……”

芊荨壮了胆子运用自己所学。

谁知,那人一点不听劝,猛吞口水地将手伸向那张清秀的面庞!

一个机灵,女孩闪过。

“呀呀呀!”

突然,穿夹克的少年反手拧过男人的手,轻而易举。

是刚刚那个人!

他嘴角忽现一抹冰冷的邪笑,似在酝酿暗涌的怒气,却被完美地自我抑制,无人察觉危机。

“你……你是谁?不要多管闲事!”

话音未落,少年眼里闪过刹那锐利的光,不觉加重了力度。男人疼得声音都断断续续了……

“我吗?呵?连我都不知道?”少年无奈着男人的弱智问题,像是在自言自语,冷笑一声,“呵,也难怪,就怕流氓有文化!

你!听好了!我……

是她……

的男朋友!“

少年突然勾过女孩的肩,故作亲密。童芊荨一听,怔住了,下意识看了一眼将她搂在怀里的男孩。那人的眼睛隔着墨镜显出一派酷雅和神秘。

“所以……我不是多管闲事。

如果,有人敢欺负我的女朋友……呵,你听明白了吗?“

少年扭了扭脖子,狠狠抡着拳头。

大汗拧不过少年的手,只得灰头土脸地溜走。似乎不太过瘾,敌人太早束手就擒。男孩恋战一般地狠狠擦了擦嘴角,又一抹莫名其妙地笑。

“谢谢啦!”

芊荨礼貌的声音突然让欧涵在错觉中抽出……莫名地失落!

“哦……”

他神色黯淡了许多,回过神来瞥了一眼童芊荨,旋即又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将墨镜半摘到高挺的鼻梁处,轻浮地笑了笑。

“看你刚刚精彩的辩论言语,应该是法学生吧?”

“你听得懂?”

少年愣了一下,苦笑了几声,眼里都快笑出了泪。

“我也是学法律的,怎么样?有没有兴趣交往一下……”

芊荨没有立即回答,倒是心里给了眼前之人一记白眼。

嬉皮笑脸,出言轻浮,不是痞子就是流氓!

“那个……谢谢你了……我先走了……再见!”

她飞速地掩着头出去了,刚才真是太丢人了!

“喂!”少年吼了一句。童芊荨不知为何就驻足了,也不回头。只是想着又被一个无赖缠上,很是无奈。要是这个人也是想借机轻薄她,她自然有办法让他难堪。可问题是,在外人看来,他是个好人!

所以,还不能轻举妄动。三十六计,走为上计!惹不起还躲不起?

迟迟没有人讲话,芊荨也不回头,感觉被人耍了一般。这才反应过来:别人喂一声也不定是叫你!自作多情!干嘛听话乖乖站住!

气不打一出来,不顾那人要说什么便冲了出去。这时少年才急了,空气里回旋着他的呐喊:“记住哦,你欠我一次!”

看着女孩慌忙逃离的背影,男孩嘴角也不自觉上扬,化解了瞬间的冰冻,冲着窗外的女孩喊到。

“老板,刚刚发生什么事了……”

经理突然被这一声从后堂引出来……惶惶地问道。

“没事……走了。先不要告诉他们我回来了……”

少年没有再多说什么……戴上墨镜,提了黑色文件包,也消失在[涵阳初]咖啡屋……

由于版权限制,请长按识别关注二维码之后继续阅读后续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