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女王绯天:后宫男妃谱》_主角:少爷,阿单免费小说及男生女生小说尽在开心小说

穿越女王绯天:后宫男妃谱精品小说由网友提供,《穿越女王绯天:后宫男妃谱》情节起起落落、扣人心弦,由作者北宇郡王倾心出品的古言类小说,主要人物少爷,阿单,小说写到穿越泛滥,我要做最坏的女主。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太便宜了。先折腾个半活你再死。皇子、太子又如何,我穿越的我最大,绝世帅少我保镖。怎料夜黑风高被个腹黑的掳了去,珠胎暗结做了娃的娘……你做你的帝,我不做你的妃,姻缘苦海自有“岸”。

《穿越女王绯天:后宫男妃谱》_主角:少爷,阿单免费小说及男生女生小说尽在开心小说 第1章 桀骜少年,稚气少爷 古言小说
作者:北宇郡王 主角:少爷,阿单 最新章节:第85章 镜花水月,永生相守

漠古敦煌。

这是一个女子当朝的母系古国,女尊男卑,母系地位至高无上——女人称王称帝,男人伺妻守节。

女,主的是外;男,主的是内。

千古以来,女人们已经习惯了在女儿国作威作福的强硬,男子也已习惯了逆来顺受,无怨无悔跟随女人的意愿。

在她们和他们看来,这一切都是常事——

可在“他”看来,只有嗤之以鼻。

也正是桀骜不驯的滑溜脾气,他又一次被魂御史,也就是他家至高无上的女主人揪着耳朵丢在了女祖宗的牌位面前!

娘亲大人又开始了十八年来碎碎叨叨永远不变的数落:

“那鸭子的毛,能拔吗?”

——鞭条一落,屁股挨伤!

“墙根的狗洞你去刨它做什么?会出金子吗?!”

——鞭条二落,闪着他的背脊。

他脸皮厚乎乎,抬眼对着娘亲嬉笑:“娘亲大人,您打偏手了,屁股不在背上——”

哪知这一句戏谑的话,遭来魂御史更猛烈的“噼里啪啦”……

好一顿毒打。

哎唷唷……这一下不仅背疼,屁股更疼!

头顶上落下了娘亲大人的咆哮!

“玩!我再让你玩!就知道玩!就知道撒野!你除了整天游游荡荡,你还会点什么东西!魂家是造了什么孽,招来你这么个不长进的混帐东西,你就像那一滩没用的浑水!”

他孩子气的抽了抽脸颊,跟着娘亲的话茬,自顾自地小声嘟哝:对啊对啊,我就是那一滩没有用的魂水,是从娘亲你肚子里跑出来的魂水,我倒想问问娘亲大人为什么给我取蚌这么简单又古怪的名字呢?

他跪自己的,身上发疼发痒的……也是他自己的,就连脸皮厚,无视娘亲大人的滔滔说教,也是自己的得瑟。

“你看看墨家的公子——那才叫温柔贤淑。你!你呢!你连他身上的半根毛都比不上!往后进了宫,你怎么在女王陛下面前讨欢心!你想在宫里做个弃夫,一辈子住冷宫是不是!!”

他抬起委屈满状的笑脸,反问:“娘亲,这不对哦,陛下还没驾崩呢,您这么快指着新王即位纳妃吗?这是犯上作乱哦?”

“你!你——你个混帐东西!”

这是自家的祠堂呢,这混小子出言不逊还顶撞长辈——这话要是传到了外头,那是满门抄斩、株连九族的死罪!

想到这个不争气的不孝子,魂御史手里的家法又狠狠甩了下去!

直把狂妄桀骜的毛头小子揍得嗷嗷乱叫……

疼归疼,他就是不求饶!

这时候,祠堂外慌慌张张地跑来一位俊朗的中年男人,他一见这情形,连忙上来一手挡下了女人手里的家法!

“让开!今天我不打死他——总有一天他会给魂家丢脸!”

“夫人!手下留情啊!水儿还小,你念在他年少不懂事,好好说教便是!”

女人深吸了一口气!怒道:“都是我把他宠坏了!纵观朝野,谁家的少爷像他这般不长记性!”魂御史气得大口喘气:不对!不是不长记性!是只长了身子!不长脑子!

魂爹爹何泽转身从男卑手里接过了茶水,递了上去,劝着自家女人歇歇气:“夫人别生气,来喝杯茶水,水儿还小,等过两年,他就会懂事了。”

“他都18了!再过两年?!再过二十年——再过两百年——就他这样的性子,别说是女王!就连普通老百姓都不敢娶他!”

魂水气呼呼地撅起了他被打疼的屁股,身子一挺,耸在了爹娘之间!

一直以来只会对他打打骂骂,他有自己的想法,为什么从来没有人问起他在想些什么呢!

压抑了好多年,这一刻,年少轻狂的孩子终于爆发!

“对!我就是不想进宫做女王的男人!就算漠古敦煌的女人全死光了——我也不嫁给女王做男妃!我要一个只属于我自己的夫人!就像娘只娶爹一人!我不想和那么多的男人平分一个女人!我就是不、想、进、宫!我宁可这一辈子都不嫁!”

一番歇斯底里,整个祠堂顿时静悄悄的。

魂沁的身子不稳地一个踉跄,手里的家法鞭子落在了地上——

何泽端着手里的茶水杯子,显然……他的手在颤抖,下一刻,茶杯落地,溅起“一地花开”——

祠堂外,大大小小的奴婢傻眼看着,连个气儿都不敢喘一下。

“魂水!!”等木讷过后,魂御史勃然大怒地吼他,“你个混帐东西!你这是找死!我今天就把你给做了!你这个不孝子迟早惹祸!”

凶得像母夜叉一样的娘亲没有扑过来咬死他,他的帅气爹爹挡下了盛怒中的女主人,中年男人向他瞥了一眼:“回屋!面壁思过去!”

“去就去……”他嘟哝着,对着雪白的墙壁总比对着脸色瞬息万变的娘亲强!

只是刚刚娘亲的大吼,震软了他的双腿……

像只软脚虾一样地好不容易挪到了门口,他的小苞班眼疾手快扶了他一把,拖着他家少爷速速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你让那混小子回来!魂水!魂水!你给我回来!”

“夫人!”他扶着她在一旁落座,遣退了下人。

祠堂里,面对着魂家的列祖列宗,何泽好言劝着女主人:“夫人,为何今日这么动怒?”

她抬手撑着昏昏沉沉的头,无力地摇了摇:“这孩子……叫我往后怎么安心?”

“宫里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让你如此不安?”

她叹着,不语。

“夫人,你怨我,是我把孩子宠坏了——可是,魂水说得不无道理,他不适合宫里的生活……如果夫人是担心魂水会在后宫老死一辈子,那倒不如放纵这样的他,也许,那位尚未继位做女王的公主不喜欢魂水这样的男子。”

“如果女王选中了他呢?!”

他一怔,静了片刻,他浅浅一笑:“那……也是以后的事儿吧?也许这几年里,魂水会长大,您别看他现在不正经到处玩闹,其实——这孩子自己有分寸。”

何泽的话未说完,魂沁紧张地抓上了他的手——

她告诉他皇族的秘密:“夫君……等不到那一天了,陛下病危……魂水说得对,老王驾崩,新王就会即位,一旦新王即位……剩下的……就是选妃。整个朝野大臣的少爷,可都在名单之列!包括我们的魂水。”

“你……你说什么……”

这时候,他才明白……

为何夫人今日会对一无是处的魂水这么生气,原来……“大限”将近。

有身影在他的屋前蹑手蹑脚地张望——

阿单从小就跟着少爷,每一次少爷挨打挨骂他都帮小主子记着呢,这几年……少爷被夫人揍得嗷嗷大叫的次数不多,但是……和一大堆鸡毛蒜皮的罚跪加在一起,他手里的卷轴可以写下厚厚的一大卷。

可是……他从没见过少爷这么有胆量,敢在夫人面前叫板,虽然说……最后还是很没志气地吓软了腿。

现在呢……

都半个时辰了,少爷一边面壁,一边颤着肩头,悉悉嗦嗦的细细声响……应该是在哭吧?

阿单很理解,也很无奈:别说是御史家的少爷,王公大臣家的少爷都得贡献给女王选妃,不经女王同意,擅自婚配的都是死罪。就算女王不喜欢,那也是老死在宫里,做苦命男卑的命。

这说来说去,少爷的命不由自主,都是那宫里男妃或是男卑的命,他们少爷的命运还不如在御史府里的奴隶,至少还有一份自由呢。

今天少爷把他心里的不快都发泄了出来,一个人悄悄躲在屋里哭,也算是人之常情。

阿单垂首看了看自己手里的端盘……这是他悄悄去了后院厨房,给少爷取一点食物。他叩门,声音很轻……他不敢惊动别人,怕多嘴的人会去夫人面前告状。

“少爷?”他开了一条门缝,乍见盘坐在踏上“啜泣”的少爷。

阿单很小心地回身掩实了门扉,他慢慢靠了过去:“少爷,夫人也是为了您好,您别哭了——哭多了伤身体……”

这话还没说完,少年猛一个回头,嘴里还叼着半只油滋滋的鸭腿!

魂水含糊不清地说着:“谁,谁哭了?”

嘴里塞满了鸭肉,这说的……话不成话,顺便,他抬手一抹油腻的唇边,留在一手的油渍!

阿单楞在了原地:神啊,他想收回刚才的话,他家的少爷一点儿都不可怜——相反,很可恶!

魂水看到端盘上的小菜,兴奋地咽下了嘴里的鸭肉。

“真好,还给我送饭菜呢?来来来——阿单,我们一起吃!”

“少爷……”他苦笑,“您这是面壁思过吗?”

若是被夫人知道所谓的面壁思过只是少爷一个人坐在那里偷吃鸭子,夫人不打死少爷才怪。

魂水伸指豪放不羁地抓着端盘里的小菜,顺带吮了吮手指头——味道很不错。

菜足饭饱,他才回答阿单的问题:“有啊!本少爷很认真地面壁思过了,娘亲不是让我反思为什么要拔鸭子的毛吗?我想过了,我不拔它的鸭毛,它怎么死?它不死,我怎么让厨子烤了它,不烤了它,本少爷怎么吃了它?”

一番毫无逻辑的推理……

阿单只剩下了干笑——低头一看,他的端盘被少爷拿走了,他家少爷正津津有味地舔着盘子。

为什么他觉得面壁思过的不是少爷,而是一只饿极了的蝗虫!

“至于那个狗洞嘛……”

“少爷啊……”

他都快哭了,为什么他家少爷这么好的精力,总在做些莫名其妙的事情?

夫人有句话还是说得很对的:为什么魂水少爷不能像别人家的男儿那样温柔贤淑?他这样……这样……未免太野蛮了吧?

眼下,阿单看着正在继续刨狗洞的身影……他恨不得瞎了自己的这双眼睛!

“少爷……算了吧……”

精力过剩的少年执拗地哼哧了一声:“不行!我要把这里挖通,上次翻墙出去,本少爷崴了腿;上上次出去,本少爷摔了屁股;再上上上次……”

哼,这辈子,能有什么困得住他这匹脱缰的野马?

他想做苍穹上自由自在飞翔的鹰,因为他是水——没有人困得住奔腾流走的水。

他又逃出了御史府。

阿单不放心少爷一人跑在外面,无奈只能跟在后面,就算少爷做错什么、说错什么,他还能挡一挡。

魂水在街上漫无目的的荡着,他早就习惯了周边的女人睇来垂涎三尺的目光——

好在这时候,他可以搬出“女王候补男妃”的标签来给自己挡下这些庸脂俗粉。

久而久之,外头的女人和男人都知道,魂御史家,有个风流倜傥但是绝对一无是处的帅少爷。

魂水想去找一个人,他不是去惹事,而是突然想起娘亲刚才打骂的一番话,他觉得自己有些委屈:他要脸蛋有脸蛋,要身材有身材,要什么都有什么,要没有什么还是有什么。

同样的富家子弟,为何他就比不上那位人人夸赞的墨家少爷?!

由于版权限制,请长按识别关注二维码之后继续阅读后续精彩内容

长按识别二维码继续阅读

由于版权限制,后续精彩内容仅能在微信端阅读,请使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继续阅读

手机微信扫码 继续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