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迷五小姐:皇叔,侍寝吧》_主角:免费小说及男生女生小说尽在开心小说

财迷五小姐:皇叔,侍寝吧精品小说由网友提供,《财迷五小姐:皇叔,侍寝吧》情节起起落落、扣人心弦,由作者听鱼倾心出品的穿越类小说,主要人物,小说写到为嫡姐替嫁,十年无悔,却落得家产被抢、惨死在渣男手中的下场。重活一世,她誓要撕掉嫡姐、嫡母的伪善面具,痛打黑心姨娘,脚踩盛世白莲,抱着她的万贯家财睡到笑醒!聚财之路上,总有不靠谱的皇叔总在眼前晃,“要亲亲,要抱抱……”某女白眼,“滚!”“亲一下万两金!”某女狗腿,“成交!”不虐不虐不虐!就宠你!亲妈文!【读者群→听鱼小课堂:564373369】【微信公众号:北泊有鱼】

《财迷五小姐:皇叔,侍寝吧》_主角:免费小说及男生女生小说尽在开心小说 第1章 十年的阴谋 穿越小说
作者:听鱼 主角: 最新章节:第623章 番外3:青梅竹马终成眷属

骄阳似火,燥热的空气让人喘不过气来。

一身粗布麻衣的石青衫缓缓推开门,扑面而来的热气让她不由得往后跌了两步,她抬手覆上自己滚烫的额头,稍许降温后,便晃了晃不清醒的脑袋,脚步虚浮地走出去。

破旧的小院里,脏衣裳堆积如山。

她坐在洗衣盆前,毫不犹豫地将一双满是烂疮的手伸进脏污的水中,揉搓着衣裳。

脚步声渐近,一堆衣裳劈头砸向她,一道尖利的女声响起:“裕王妃娘娘,您倒是手脚麻利点儿啊,要是不想吃饭,就早点说!”

石青衫抬头,看了眼这个面露凶色的老嬷嬷,便将头上的衣裳拽下来洗,如同木偶。

老嬷嬷冷笑一声,便离开了。

石青衫,丞相府的五小姐,楚城首富酒千万的外孙女,嫁给大皇子杨裕做裕王妃,却在这个小院里给下人洗了十年的衣裳。

石青衫知道,自己活成了个笑话,可她不后悔。

砰!大门被一掌推开。

石青衫猛然抬头看去,便不自禁地浑身发抖。

杨裕大步流星地走进来,他眼眸阴鸷,唇边染了几分残忍的冷笑,二话不说就狠狠地踹向她。

这力道实在太猛,让她往后一跌,后脑勺磕在台阶上,鲜血汩汩往外冒,她的心口也疼痛难忍。

“酒家那个老头子终于死了,本王终于不用留着你这条贱命了!”大皇子冷然一笑。

打骂已经是家常便饭,可这次不同,石青衫的声音颤抖起来:“我外公怎么会死……”

她的外公是楚城的首富酒千万,只有她母亲酒留这一个女儿,因此对她们母女格外疼爱,早就承诺要把财产全部留给酒留和她。

应声的不是杨裕,而是一道温婉的女声:“青衫啊,兴许你马上就能见到你外公了……”

闻声,石青衫便望向门口,一个娇俏女子,着一袭樱粉色长衫裙,手执一把桃花伞款款步入,美丽不可方物。

看见她,石青衫喜极而泣,“二姐……”

十年间她夜夜为二姐石成欢祈祷,希望善良的二姐可以平安无忧。

没有母亲的庇护,她受尽丞相府其他姐妹的欺辱,幸好有嫡出的二姐多次相助。

当初杨裕求娶的是美丽的二姐,可二姐想嫁的是有望继承帝位的二皇子杨恭,所以宁死不从。

石青衫不忍看二姐如此痛苦,便依了大夫人的提议,替二姐出嫁。

杨裕求皇上赐婚时,并没有说清楚是丞相府的哪位小姐,因此大夫人钻的就是这个空子。

这事无法回转,杨裕勃然大怒,暴打了石青衫一顿,扔进小院里囚禁起来,

此后的十年间,她饱受摧残。

即便如此,她犹自庆幸,幸亏嫁来的不是二姐。

有生之年还能再见二姐,她忽然觉得,这些苦痛折磨都算不了什么。

石成欢俯视着她,惋惜道,“青衫,你现在沦落至此,而我从二皇子妃坐到了太子妃的位置,这十年来,你有没有后悔替我出嫁?”

“二姐,只要你过得好,青衫无怨无悔。”石青衫爬到石成欢脚边,拉住她的裙角,“二姐,我外公他怎么了?”

石成欢秀眉轻蹙,往后退了半步,唇角漫开一抹讽刺的笑容,“蠢丫头,死到临头了,总要让你做一个明白鬼。”

说罢,石成欢摊开手掌,手心里是一个莹润的白玉坠。

“外公……这是外公贴身的玉坠,他说……”石青衫一眼就认出来。

“他说,他临死前会把家业都留给你和你母亲,这就是酒家的传家宝,对吗?”石成欢勾起唇角,笑容尤其温暖。

石青衫怔怔地望着石成欢,喉咙却是一阵发紧,不知该说什么。

石成欢收回玉坠,悠悠叹着,“把你嫁出去,母亲和我才能帮你继承酒家的家产啊!”她看了眼杨裕,随即笑了一声,“哦对,大殿下是你的夫君,自然会分得一半家产的。”

“你说什么……”石青衫的身体轻轻发颤。

杨裕鄙夷地看着她,“为了酒家这份家产,本王才容忍你这贱人十年,否则凭你也想嫁给我?呸!”

石成欢的目光尽是冷漠,“若不是你外公家那么有钱,你和你弟弟怎么能活到今天?”

“二姐,你……”

“我最讨厌你叫我二姐了,你这贱胚子,配做我的妹妹吗?”石成欢冷笑道,“呵,难道你只记得我,忘了你的亲弟弟吗?”

“青寒……”石青衫怔然。

“是我出主意,给他喂了哑药,不然你以为,我母亲会容得下他那个小哑巴?”

大夫人膝下没有儿子,容不得别的女人生出男孩来继承丞相府的家业。

“还有你生母啊,也傻到家了,当年因为她的缘故导致张姨娘小产,可其实张姨娘那一胎本来就保不住啊!你生母算什么东西,区区一个商贾之女,敢爬到平妻的位置来和我母亲平起平坐!”

当初就连石青衫也以为,酒留是痛恨张姨娘,所以才害张姨娘落了胎,这实际上却是大夫人设计的圈套,害得酒留被送去了大空寺。

她的脑子轰然一响,她竟然错怪母亲这么多年?

石青衫的喉咙就像是被一双手死死扼住,喘不过气来,原来这些年,她竟错信了两个蛇蝎毒妇!

“你……我要见我娘……”石青衫哆嗦着要站起来。

“你娘?”石成欢像是听了个笑话,连声娇笑,“我劝你不要见到她的好,几年前她想逃跑,被打断了双腿,她还想传信给你外公,所以被拔了舌头,母亲可怜她啊,就把她放了。大空寺的后山上,常有野兽出没,半天的时间她就被啃得连骨头都不剩了,呵呵……”

石青衫的泪珠滚滚而落,心上像是被剜了好几刀,她嘶哑的声音染上了巨大的悲痛和愤恨,“是我太傻,偏信了你这个毒妇!石成欢,难道你没有心吗!”

“我有没有心不重要,二姐要看看,你的心是什么颜色……”石成欢盈盈笑着,向后退了几步,杨裕便扬起明晃晃的匕首,向石青衫的心口刺去。

“啊……”

石青衫的瞳孔骤然放大,那一瞬间竟然感觉不到疼痛。

她眼见自己心头的热血飞溅三尺,耳听石成欢的娇笑声在耳边慢慢淡去,“傻子,去地底下跟你外公和娘亲团聚吧!”

倾盆大雨骤然而至,仿佛要将石青衫不甘的怨念尽数冲洗干净。

不甘啊,石青衫好不甘心啊!

她只求还有来世,让她报仇雪恨!

若有来世,她定要倾尽所有,让那些恶人挫骨扬灰,不得善终!

由于版权限制,请长按识别关注二维码之后继续阅读后续精彩内容

长按识别二维码继续阅读

由于版权限制,后续精彩内容仅能在微信端阅读,请使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继续阅读

手机微信扫码 继续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