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歌创作了《爱佳甜如蜜》精品现言小说_人物:薛影桦, 沐桐

爱佳甜如蜜精品小说由网友提供,《爱佳甜如蜜》情节起起落落、扣人心弦,由作者醉歌倾心出品的现言类小说,主要人物薛影桦, 沐桐,小说写到婚礼上被未婚夫和好友当众背叛,沐桐转身遭遇车祸‘身亡’。 再度醒来,她沦为了失忆的哑女,还错惹上了冷若冰山的恶少。 “除非我喊停,否则你这辈子都只能是薛太太!”男人如帝王般冷酷地宣判。

醉歌创作了《爱佳甜如蜜》精品现言小说_人物:薛影桦, 沐桐 [楔子] 现言小说
作者:醉歌 主角:薛影桦, 沐桐 最新章节:第268章 用生命起誓

“呼——呼——”沉重的呼吸机无力地罩在鼻唇之间,每一次的吞吐气息都让沐桐胸口传来刺骨的疼痛,感觉自己的肺要炸了,如同千万只蚂蚁在啃食自己的心肺,一片一片的撕扯着,想要拼命地让血液与肉体剥离。

我是谁?我在哪儿?

最后的思考停滞在那辆蓝色卡车呼啸而过的一瞬间,耳边传来风被撕碎的声音,脑中一阵嗡嗡作响,身体像断了线的风筝倒飞了好几米,全身的疼痛被麻木占据了,好像那已经不是自己的身体。

白色的纱裙被凄凉地撕碎了一大半,外面的密致纹纱可笑地挂在了蓝色卡车的车头金属圈上,给那辆原本有些灰尘的卡车带来了些许的浪漫之色。

呵!浪漫吗?

周围的那群“观众们”只是略带惊恐地望着地上那个一动不动的瘦弱身体,惊恐过后便是无情和冷漠,顷刻间融入纷纷杂杂的城市之流中。

“妈妈!那个姐姐怎么睡在马路上?”

“别看……快回家……”一旁的中年妇女急忙捂住正指着不远处的小女孩的眼睛,深怕她看到了什么邪恶可怕的东西,会晚上做噩梦,略带些粗鲁地将小女孩连拖带拽地拉走了。小女还被中年妇女拉着小手,圆圆的脑袋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躺在地上的女孩一身白色婚纱,肌肤胜雪,只是此时显得有些狼狈,盘好的发髻被刚刚那猛烈的撞击给冲散,三千青丝在风中被随意地玩弄着,起伏着,盖住了那娇好面容的半张脸。那唯美的裙底此时也不再精致圆润,一朵鲜红的彼岸花仿佛开在了烈火之中,从女孩的腰间蔓延,直到胸口,雪白的纱裙在一点一点被它们吞噬,仿佛要占满整个身体。

这朵纯洁的白花本来也可以像其他花一样,开的烂漫,开的无虑,开的悠闲,开的幸福……可她在幸福降临之前却硬生生被人折断枝干,揪掉叶子,扯碎花瓣。沐桐在合上眼的最后一刻也想不明白到底为什么。

…………

两个小时前。

“新郎,你愿意娶新娘为妻吗?”一身黑袍的神父慈祥地望着面前俊逸的男子,嘴角带着和蔼的弧度。

“是的,我愿意。”男子轻声答道,话语中的肯定和眼神中的犹豫夹杂在一起一闪而逝,让周遭的宾客看不出心中的真正情绪。

“无论她将来是富有还是贫穷、或无论她身体健康或不适,你都愿意和她永远在一起吗?”神父继续问道。

“是的,我愿意。”

神父继续转向新娘,同样的问话从口中缓缓吐出。

……

“是的,我愿意。”新娘的声音带着娇嫩和喜悦,语气中的肯定和不可置疑听得一清二楚,神父微微点了点头,给新娘投去了一个神圣美丽的微笑。

神父转向众宾客,最后宣布道:“好,我以圣灵、圣父、圣子的名义宣布,新娘新郎结为夫妻。现在,新郎可以吻新娘了。”

此话一落,大家的心中都流露出羡慕和祝福,期待着这完美圣洁的一吻。

沐桐的心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疯狂有力地跳过,好像下一刻就会从嗓子眼跳出来似的,她仅仅地攥着白皙的手,指甲微微嵌进肉里,无名指上的银白色钻戒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反射出七彩神圣的绚丽景象。她拼命抑制着心中的激动,反复颤动的睫毛暴露了她内心的紧张,眼睛紧闭着,等待着香甜的柔软触碰到她樱粉的唇上,这一刻,她幻想过好多次,待到真正要发生的时候,竟是感觉那样梦幻和不真实……

然而,沐桐等来的不是柔软和香甜的一吻,而是脸上的猛然刺痛。一束捧花飞快地朝她砸来,花上的些许粉刺尖锐地划破了她的眉角,一丝红印顷刻浮现,带着丝丝血意。

随之让沐桐身子猛然一颤的是那熟悉而又尖刻的一声怒吼:“我反对!你们不能结婚!“

“裳裳,你为什么……“沐桐一脸的不解和震惊,有些不可思议地望着怒气十足的娇俏女孩。

声音的主人是沐桐最好的朋友,陶裳裳,今日,她是作为沐桐的伴娘来参加婚礼的。此时,陶裳裳像是中了邪一般,眼睛赤红着望着一脸错愕的沐桐,眼中的泪水仿佛下一刻便会滑落脸颊。沐桐想不通自己到底做了什么让陶裳裳如此生气和难过的事,甚至不惜破坏了自己和未婚夫潘哲榆的婚礼。

突然,陶裳裳悲凉的笑出了声:“你,沐桐……凭什么……凭什么你可以嫁给哲榆?就因为你们家有钱吗?呵呵……我只是个穷丫头,什么都得不到,自己的爱人也守不住,呵……“

陶裳裳咬着唇角一副不甘心地苦笑道,斜睨着沐桐的眼睛更加血丝爆满,似是要用眼神将眼前的人吞噬,毁灭。

“爱人?什么爱人?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沐桐有些慌了,她从未有过这样害怕的情绪。

她呆滞地转着头,望向同是一脸惊愕的潘哲榆,这是她的未婚夫,她要陪伴一生的人。她用渴求的眼神望着他,希望从他身上得到答案,哪怕只是一个细微的表情也可以,让她知道这一切不是真的,都是闹剧,或是开玩笑就好。

可那个衣冠楚楚,丰神俊朗的男子却将视线从她投过来的目光中移开了,避开了她渴求的视线,低垂着头,手紧紧地攥成拳头,一句话也不说。

“哲榆!你说话啊!裳裳她……裳裳她说的那个爱人……是你吗?“沐桐像疯了一般抓住潘哲榆的衣襟,黑色的西服瞬间有了残酷的褶皱。

“你快说不是!你快说啊!“

啪——

清脆的响声回荡在初夏的海滨薰衣草庄园,带着空气中浓郁的花香,整个庄园一片死寂,除了紫色的薰衣草还不知所畏地在风中摇曳着。

“你疯了了吗?到这个时候你还要装什么?我和哲榆早就认识了,呵……”陶裳裳修长的手依旧停在半空中,没有来得及放下,这一巴掌严严实实地甩在了略施粉黛的沐桐脸上,脂粉的白依旧掩盖不住立马显现的红色指印。

头被打地偏到了一旁,额间的碎发凌乱地掉落了几根,遮住了半边眼眸,沐桐惊恐未定地喘着,脸上的表情微微有些狰狞,像见到了什么恶魔似的,让她的脚无法挪动一步。

谁知陶裳裳不退反进,嘴角凑到沐桐耳边轻轻说了一句:“我和哲榆早就上床了,他爱的人是我,从来都不是你这个玩偶……”

沐桐的瞳孔猛地紧缩,什么时候……她落下了泪,满脸湿润,全身抑制不住地颤抖着,手捂向了心口,那样痛,此时无名指上的钻戒看起来就像一个笑话,滑稽而幼稚地嘲笑着她。她不会接受这样的嘲讽,永远不会。

下一刻,伴随着飞上天空的银白色戒指,还有那在风中疯狂奔跑的白色身影,就那样越来越远,逐渐消失在紫色的花海中……

由于版权限制,请长按识别关注二维码之后继续阅读后续精彩内容

长按识别二维码继续阅读

由于版权限制,后续精彩内容仅能在微信端阅读,请使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继续阅读

手机微信扫码 继续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