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谴仙尊》_主角:李杰逸, 灵儿是由来杯敌敌畏创作的玄幻小说

天谴仙尊精品小说由网友提供,《天谴仙尊》情节起起落落、扣人心弦,由作者来杯敌敌畏倾心出品的玄幻类小说,主要人物李杰逸, 灵儿,小说写到被濒死的渡劫仙人强行提升成为金丹大修士,李杰逸本以为可以开始纵意人生,然而……一道天雷劈下,李杰逸重生到了爱情公寓的世界,他的记忆却被世界意志所封印,但是作为主角总不会缺少外挂!偶然一次机遇,他成功激活了超级记忆系统,美好浪漫的公寓人生即将到来!

《天谴仙尊》_主角:李杰逸, 灵儿是由来杯敌敌畏创作的玄幻小说 第1章 少年 玄幻小说
作者:来杯敌敌畏 主角:李杰逸, 灵儿 最新章节:第509章 被封印的记忆!

一个陌生人走了进来。

各种各样的陌生人都经常来这里旅行,但这个人和大多数人完全不同。人们只记得他的外表,却不记得他的名字。他也许曾经是一个伟大的人,甚至可能是一个战士,但是他们的记忆让他们失望了。民间人只是不记得任何准确的消息。

这一天乌云密布,我们称他为神秘的话事人,他坐在喷泉边,他的表情说明了光明与日益增长的黑暗之间的斗争。

他穿着深红色的长袍,显然质量很好,但是他们有着破烂的边缘,显然已经很是沧桑。这位讲故事的老人右肩上挎着一个皮包,他倚靠在一片直直的、没有装饰的橡树上。

今天,一大群孩子聚集在一起聆听。这个城市的孩子们在街上玩游戏,但是这个男人把他们的注意力从游戏中分散了出来。

我们坐在围绕着喷泉的抛光石道上,等待讲故事的人说话。他坐在喷泉的矮矮的挡土墙上,透过浓密的白色眉毛看着我们,胸前挂着满脸的胡须。他转过头来,看着雕像,老人清了清喉咙里的粘液,厌恶地啐了偶像一口。然后他转过身来,看到了我们惊讶的表情。

我们互相看着对方,然后看着他,准备吞噬他的话。在当地,亵渎神像被判处死刑,只有先知才敢做这种事,或许,至少,如果有人向当局报告此事,我们可能会看到他被捕。

当我们凝视的时候,老人对我们眨了眨眼睛。他把手杖靠在喷泉的边缘,准备说话。他的每一个动作都使我们期待得发抖。就像以往听我们父母分享故事,总会值得期待一个真正的奖励。

“那天我和孩子们坐在一起。”当这个人终于开口说话了,他告诉我们:“我将要和你们分享的故事,是关于撒旦的守护者,是绝对的真理,因为它发生在将近一百年前。你看,孩子们,范范第一次遇到魔鬼的最奇怪的事情不是他能看到那个生物,而是它看不见他。”

当老人讲完他的故事时,我的生活无声无息中变得再也不会像从前一样了。

小范范迷恋地看着这个奇怪的家伙。”妈妈?”他边说边拽着她的长裙。

“说实话,我不知道你怎么总是有这么好的作物,”一个女人对他的母亲说。

“这是神的恩典,就是这样,”他的母亲回答。

“你儿子现在多大了?”

“上个月刚年满五周岁,”他母亲自豪地说。

“我不知道你已经在塞勒姆待了那么久,看起来就像是前几天你才坐着那辆摇摇晃晃的马车来到这里,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范范又拽了一下。”妈妈,那个男人是谁?”

她转向范范,然后跟着他的手指。”我没看到任何人。现在去玩吧,但要不要距离我太远。”

“你听到传言了吗?”那个女人继续说。”他们说北部边境附近有一个村庄被洗劫一空。”

“我没听说,”他母亲回答。

范范专注于一些他从未见过的东西。刚开始这个魔鬼看起来几乎就是人类,尽管他更加凸显王者风范。范范注意到他的衣服,红色和黑色和灰色的布料质量很好,魔鬼之剑在他的左臀附近盘旋,无论魔鬼移动到哪里,魔鬼之剑都保持着完全相同的位置。

尽管有着人形,但魔鬼的外表却在渐变。每隔几秒钟,他的身体就从人形变成了某种狼,然后变成爬行动物,然后再变成人形。魔鬼周围的光线模糊不清,仿佛光线无法跟上他的动作。范范用一根棍子指着那个怪物。魔鬼在村子里游荡,范范则一直拿着他的棍子跟着他。

那个魔鬼在人群中搜寻,却从来没有注意到那个金发小男孩站在泥泞水坑旁边,灰尘覆盖了范范的双脚,白色套头衫上沾满了污垢,尽管他母亲已经警告过他不要远离。

魔鬼调查了村庄和村民,似乎在寻找着什么东西。魔鬼悄无声息地靠近人群,听他们的谈话,试图捕捉线索。他转移到了不同的房子,在里面消失了一会儿,然后又重新出现在街上。范范一动不动,敬畏不已。

然后魔鬼又回到了范范的身边,到现在为止,这个孩子已经完全远离了他的母亲。魔鬼停下来了,有些事引起了他的注意,他弯下腰,检查着范范手里拿着的那根棍子,他似乎看不到那个男孩。

那个魔鬼脸上露出一种迷惑的表情,跪得很近,以致于范范离开了一会儿。当棍子和他一起移动时,魔鬼的惊奇表情吓坏了孩子。他从范范的小手上拍下那根棍子。孩子跑到人群中去找他的母亲,他的小脚在尘土飞扬的土地上留下了印记。

魔鬼邪恶地笑了,脸上瞬间闪过了狼人和爬行动物的形状。”那么,你终究还是来了,”他低声说。

脚步声消失在市场上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他仍然没有看到孩子,但现在这已经不重要了。他熟悉这个地方,这样就能完成他的主人的任务。此刻魔鬼在凡人看不出的模糊光线中离开了塞勒姆。

晚上,在房间里,范范把头撞到枕头里,”没有人相信我!”

“晚安,”埃尔斯佩思说。

范范打了个哈欠,”我明天给你看,埃尔斯佩思,当我们去市场上摆摊的时候。”

“晚安,范范!”

男孩深深地呼了一口气,研究着灯光下的阴影,很快他就睡着了。

一阵低沉稳定的隆隆声,像踩踏事件一样,把艾斯佩思从睡梦中唤醒。远处的火把和妇女和儿童的尖叫声,把父母从下面的主要房间里推了出来。

埃尔斯佩思听到了叫喊声,她父亲拔剑的声音从鞘中发出,通常把剑是固定在起居室的墙上。她的母亲爬上梯子进入阁楼,试图接近她的孩子,”埃尔斯佩思,我们必须逃跑!”

发生什么了?妈妈为什么这么害怕?

由于版权限制,请长按识别关注二维码之后继续阅读后续精彩内容

长按识别二维码继续阅读

由于版权限制,后续精彩内容仅能在微信端阅读,请使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继续阅读

手机微信扫码 继续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