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略者梦魇》_主角:是由国家好栋梁创作的军事小说

国家好栋梁的《侵略者梦魇》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军事小说,侵略者梦魇开心小说,的最新章节由网友提供,写到亲爱的读者们,侵略者梦魇下半部分惊天动地登场了!更加炫目纷呈,标新立异却又合情合理。抗战阴霾突起英雄军官陈然,未婚妻亡,孤寂复仇。八年浴血,转战中外战场,挥师灭歼十万日军。怎么可能?却又不得不信。赢得中外女子青睐,真诚动情,新四军美女伴侣,德国日本俄罗斯绝世美女演绎旷古爱情。如不信请打开此卷,目瞪口呆却又情理之中,莞尔开怀大笑,然也!然也!

《侵略者梦魇》_主角:是由国家好栋梁创作的军事小说 第一章少年立志错失良缘 军事小说
作者:国家好栋梁 主角: 最新章节:第二百八十三章苍天无眼横亘危险

开篇

2012年8月,日本野田佳彦政府不顾中方强烈反对,悍然宣布钓鱼岛国有化。很快,中国政府作出强烈回应,中国海监船实行钓鱼岛海域常态化巡航。日本右翼分子接连企图登岛,中国海监船坚决拦截。中日形势骤然紧张,双方剑拔弩张。美国政府趁火打劫浑水摸鱼,宣称对中日岛屿之争不选边,却又妄称钓鱼岛适用于美日安保条约。日本政府以为有机可乘,小人得志。而极右翼分子更是疯狂叫嚣不惜一战。

2013年,日本更右翼政客上台,防卫相,外务相,宫房长官,海上自卫队高官聚集研讨对策,进行中日冲突沙盘推演。结果人人额手称庆,凭借美国先进的海空装备,结果日本取得了完胜。他们欢呼雀跃,以为中国军力也不过如此。且不说日本这次推演有什么根据,接着推演海上自卫队占领岛屿,构筑永久性工事,实行长久占领,中国军队发起反击,与守岛日军大战。结果令他们大吃一惊,案例显示中国蛙人突击队一百人突袭日军守岛部队一百二十人,仅仅一个小时,击毙日军特战队八十六人,重伤二十八人,其余六人被活捉。而中方仅仅阵亡三人,受伤六人。

整个日本参演长官一片哗然。纷纷质问凭什么日方会遭此惨败?

沉重的二战档案被徐徐打开,连续五册资料醒目警示:中共八路军藏有一支特别强悍的小分队,他们个个身怀绝技。尤其是徒手格斗,近战搏杀,更让皇军屡屡惨败。小分队的指挥官为陈然,具有鬼魅般的搏杀功夫。又曾经留学德国军校,最终将中国功夫与西方现代战术揉为一体,训练士兵达到了无人能敌的境地。这支小分队的作战技能被中国军队完全秘密保留。发展到目前,中国军队已经有多支特战队使用小分队的技术训练士兵。加上配备现代装备,各项参数推演,如果中国军队一旦使用这支小分队参战,自卫队士兵完全不是对手,士兵战斗力只及中国军队的五分之一。

日本防卫相等自卫队高官仍然不死心,他们再次翻阅资料查找对付小分队的办法。结果朝鲜战争,中印战争更让他们看得心惊肉跳,每次中国小分队出击都让对手顷刻瓦解,彻底失败。朝鲜战争小分队突袭美国第八集团军司令部,打得沃克将军狼狈逃窜,结果摔死在河谷。日本右翼分子仍然不死心,他们又咨询美国军方。美国海豹突击队高官提醒他们不要玩火,美军有确凿证据证明当年八路军这支小分队与美军有过配合,发展至今,连海豹突击队都忌惮这支部队。至此日本高官哀叹:“钓鱼岛争端,日本实在不宜派兵登岛矣!”

现在就让我们回顾历史,七十年前,腥风血雨的中国大地,这支八路军小分队是如何崛起,与日本侵略者进行英勇斗争,彻底打败他们的。

令日本侵略者闻之丧胆的传奇人物陈然出现我们面前,艺高虎胆,英武睿智,组建训练了新四军第一支特战连,杀得鬼子尸横遍野。腥风血雨岁月中,几许绝色红颜,英雄扼腕,悲壮爱恋,泣天地,动鬼神。

民国二十三年,扬州府江都县高庙小镇,世代名医陈家儿子陈然考取了中国陆军大学。这是了不得的大事,中国陆大前身为黄埔军校,迁来南京校长仍然是委员长,学生皆是天子门生,有着不可限量的前途。陈家举办家宴,招待四方邻居。十八岁的陈然却独自徘徊后花园,回想同学顾艳梅,怅然心酸。

顾艳梅,江都县首富顾仁轩小女儿,犹如一支含苞茉莉,美艳温婉。她与陈然同班同学,说起两人情缘,得从陈然救她的那一天开始。

初二初夏的一天,年轻女教师带领同学去野外上课。他们携带了渔具网兜采集鱼虾蝴蝶作标本,尽情享受自然之美。回来路上雷公作响,徒然下起滂沱大雨。学生们走上木桥,一声惊叫,大水冲垮了桥墩,顾艳梅与几名同学跌入河里,眼看就要被河水吞噬。年轻女教师不会游泳,吓得脸都白了,其他同学惊恐呼叫。陈然一个猛子扎进河里,顺手推一个男同学抱住木桩,又奋力游向顾艳梅。顾艳梅,弱水者早已失去理智,见人来救,一下子紧紧抱住陈然,拼命把他往下按,自己努力想呼吸。陈然不忍心挣脱,紧吸一口气,依仗学过武当气功,一手托起顾艳梅,又另一手举起下一个女同学,屏住呼吸,敛聚神力,踏河底而行。他眼看憋不住了,最后一刻,将二人带到了河岸。

同学们救起二人,陈然大口大口喘气,又去抢救抱住木桩的一人。

学校里,老师同学轰动了,陈然独自一人抢救三条生命。校长庆幸,家长庆幸。顾老先生亲自来学校答谢陈然,给他一笔丰厚酬金。陈然礼貌谢绝了,顾老先生不依,陈然无奈,接十分之一,分赠贫困的同学。

顾艳梅又与陈然相见,粉红脸道歉:“陈然,那天我不应该死死抱住你的,体育老师说,如果不是你体质顽强,我们都有可能弱水死的。”陈然呵呵傻笑:“不会的,我会憋气功,即便憋死了,也会把你送上岸的。”顾艳梅咭地一笑:“瞎说,如果你死了,我也不要你救了,我们俩一起去见龙王爷。”

顾艳梅越来越喜欢和陈然说话,爱看陈然那副傻样,看他在校园里练拳,练得满头大汗,爱怜地拿出手绢给他擦汗。家里有庆典的时候邀请他去家里作客,陈然走进她闺房,看见满屋子珠光宝气,不由得惊叹:“哇塞!顾小姐你这么富有,我这么寒碜,以后我都不敢来了。”顾艳梅羞涩道:“富有又有什么用了,还不如有一个知心的朋友相伴好呢?”

陈然不信,道:“你这么有钱,难道会没有知心朋友?”顾艳梅道:“我爹只有我一个女儿,虽然对我非常宠爱,但是又严禁我随便与他人交往,我从小孤独害怕,其实心里一直很苦闷的。”陈然听了大为同情,仗义道:“我明白了,原来有钱人也有苦恼,我有一个姐姐,自从她嫁人以后我也一直很寂寞的,平日里我闯点小祸,她都会替我遮掩,自从她离开以后我就再没人说说知心话了。顾艳梅你不必烦恼,以后我就是你最好的朋友了,尚若再有什么不愉快的,尽管来找我,我一定会来陪伴你的。”顾艳梅感激得几乎落泪,拉住陈然保证:“你说的,以后我若真的遇见烦恼你必须要来安慰我的噢!”陈然一拍胸脯,响当当保证:“你放心,大丈夫一言,驷马难追。”

岁月如梭,陈然一边读书一边关心时事,经常阅读报刊,参加时事讲座。“九一八”事变暴发,他与许多同学走上街头游行,与顾艳梅一起手挽手前进,挥舞标语,高呼口号。他们热血沸腾举臂:“驱除日寇,还我河山,还我东北!”这时有警察出来阻扰,他们就向警察宣讲爱国道理,讲到激动处,陈然与许多同学都忍不住流下热泪,连警察都被感动了,不再阻挡他们。

初三时候,顾艳梅已经出落成一个成熟艳美的姑娘,肌肤雪白,杏仁大眼,一颦一笑,无不透射一个美妙女子的春色。她无形中吸引众多异性目光,可是她仍然喜欢陈然,学习上碰到困难总喜欢请教陈然,而陈然也总是孜孜不倦,细心相教,末了还关切询问:“你全部都懂了吗?如果仍然有不清楚的我可以从头再来。”顾艳梅忍俊不已,看他那副认真的模样,就像学校一个老夫子教师,反而捉弄他:“你智商太高,我可跟不上。”陈然只得又一次从头讲解。

两人一起学习时候,顾艳梅常常有意无意挨近陈然,耳鬓散发茉莉幽香,发丝若即若离轻拂陈然脸庞。这种情况常常让陈然感到不安,会心跳,脸面发烫。他的窘相不但没有让顾艳梅收敛,反而会让她更加高兴,听他心跳,感触热血沸腾,她情不自禁芳心大动。

那天顾艳梅又找到陈然练拳的凉亭一角,看他打完一路武当拳,笑呵呵询问:“陈然,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陈然不解,寻思:“今天不是什么特别日子啊!”道:“不会又是什么国耻日吧!”顾艳梅微微一笑道:“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会忘呢?仔细想想。”陈然茫然。顾艳梅笑道:“难道你真的忘了,今天是你救我一周年啊!”陈然恍然大悟,摇手笑道:“这又是什么纪念日子了,我早就忘了,你可别当真。”顾艳梅道:“我可没有忘,说吧!你想要什么礼物?我今天一定给你办到。”陈然又急忙摇手,笑着劝阻:“千万别这样,我救你因为你是我最看得起同学,对大家善良。”顾艳梅坚决不依,陈然被缠得没有办法了,只得道:“这样吧,我打拳饿了,学校晚餐不够吃,你就请我吃一顿饭吧!”顾艳梅立刻答应。

两人悄悄溜出学校,顾艳梅带陈然来到江都城一家最豪华醉仙酒楼。走进酒楼,里面富丽堂皇,是平日里富商大贾聚会的地方。陈然不免奇怪,询问:“顾艳梅,我们只是吃顿便饭,何必来这么奢侈的地方?你身上带有许多钱吗?”顾艳梅抿嘴一笑,道:“你别问这么多,只管吃饭就是。”

掌柜的一看来了顾家大小姐,急忙上前招呼,又亲自带他们来到坐席。顾艳梅询问陈然想吃什么,陈然道:“你随意安排,只需管饱就是。”顾艳梅笑而不语,只是一个简单的手势,掌柜的立刻明白,点头就走。

不一会儿四碟冷盘,四大盆热炒,四大海碗清蒸红烧端上桌来,顾艳梅再问:“你想喝点什么酒?”陈然连忙道:“太让你破费了,酒就免了吧!”顾艳梅道:“既然请你吃饭,怎么可以无酒。”又吩咐跑堂的,马上来一坛上好的洋河。

顾艳梅亲自给陈然斟满酒盅,两人开始对饮。顾艳梅笑吟吟浅饮,陈然面对满桌佳肴也不客套,大碗喝酒大块吃肉。他平常练拳饿得狠了,今天机会难得,索性放开了肚量大口吃喝。

顾艳梅在对桌看得有趣,笑着询问:“陈然,你学习这么勤奋,又要打拳练身,这么辛苦,你为了什么呢?”陈然豪气道:“我想报效国家,就像岳武穆当年那样战场杀敌,尽忠报国。”顾艳梅问:“你将来想作军人吗?”陈然道:“是的,我想报考军校。”顾艳梅问:“然后呢?还有什么更想要的?”陈然一时语塞,踌躇道:“这我倒是没有想好。”顾艳梅道:“难道你就不想有一个温馨的家,一个意气相投的妻子吗?”陈然面孔一红,道:“想是想的,只不过眼下不行。”顾艳梅奇怪,眼神征询答案,陈然道:“你瞧,现在外强欺辱,倭寇猖狂。强虏不灭,何以家为?我怎么能首先考虑自己,热血青年应该为国家民族着想,然后才能成家立业的。”

见顾艳梅有失落表情,陈然不知哪里说错了,有心让她高兴,见壁上挂有一柄装饰的木剑,抽出来用指弹唱:“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意气风发够了,见顾艳梅仍有不悦,灵机一动,学淮剧唱腔,摇头晃脑大声道:“贤妹不必烦恼,为哥他日边关立功,顶戴花翎回来,必将八抬大花桥娶妹为妻也!”

顾艳梅再也忍耐不住,扑哧一声终于笑了。嗔道:“你这傻瓜,等你边关回来,只怕小女子为家人所迫,早已为他人之妻矣!”

两人走出醉仙楼,掌柜的一直送到门外,陈然不禁纳闷:“她怎么就不付帐呢!”顾艳梅知道他疑惑,却又不告诉他实情,笑道:“也许是你我名气很大,掌柜的就奉送了呗!”陈然哑然失笑,猜想一定又是记在她爹账上了。顾艳梅问他口味如何,吃饱了没有?他一抹嘴道:“味道确实很好,尤其是那只酱汁蹄膀作得太美味了,只是价钱一定很贵,只怕今天一餐,以后再也不会有机会了。”顾艳梅抿嘴一乐,吩咐掌柜:“你们明天再作四个大菜,给我送到县立中学,让我这个同学再一次尝尝。”

掌柜的赶紧答应,陈然和顾艳梅准备去往学校。陈然愈加奇怪:“她怎么如此颐指气使?即便她父亲付账她也不能这么大架子啊!”顾艳梅呵呵直笑,就是不告诉他实情,其实醉仙楼就是顾家所开,陈然哪里知道。

由于版权限制,请长按识别关注二维码之后继续阅读后续精彩内容

长按识别二维码继续阅读

由于版权限制,后续精彩内容仅能在微信端阅读,请使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继续阅读

手机微信扫码 继续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