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门龙婿》最新无弹窗小说《狂门龙婿》由作者作者写作

许诺,正德出自最新上线的小说《狂门龙婿》,是作者作者倾心出品的都市类小说。小说写到为了渡过五百年的天人大劫,许诺入赘杭城霍家,做了一名受气的上门女婿。天人劫之后,许诺潜龙升天。面对昔日瞧他不起的一众喽啰挑衅,许诺邪魅狂笑:每个人都会为他的行为付出代价,欠我许诺的债,我都会一一上门讨要!记住,我叫许诺,一诺千金人头滚滚的诺!

《狂门龙婿》最新无弹窗小说《狂门龙婿》由作者作者写作 第一章 五百年老怪物 都市小说
作者:作者 主角:许诺,正德 最新章节:第一百零七章 不要嚣张

杭州市、灵隐寺。

这座百年来香火鼎盛的浩大庙宇,今日严阵以待,上百名戴着墨镜的黑衣大汉巡来巡去,一只飞蝇也闯不进来。

寺门外,雄伟铺长的青砖石阶之下,站着一群人。他们年纪不一,或老或少,或男或女,但每个人脸上都带着一种虔诚和尊重的神色,目光齐刷刷盯着那古朴森森的寺门,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如果有杭州任意一名新闻记者在场,他一定会吓得眼睛都掉在地上打滚。

这群人!

无不是杭州市呼风唤雨的大人物!

灵隐寺第十九代方丈弘忍大师。

百盛集团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张长宇。

神拳连锁俱乐部的总社长陈向风。

杭州201军事基地的总司令段桂松。

……

任意一个拿出去,都能让杭州市翻天覆地起来。

怎么今天,这群大佬全聚集在这里了?

骤然!

灵隐寺上方乌云围聚,释放出一条条粗大的金雷,向这里劈来,像是群龙乱舞,像是苍天发怒,要将灵隐寺撕成碎片。

但是!

每一条金雷落下来,都被一股无形力量硬生生瓦解掉,仿佛巨石落进大海。

这些人见状,一个个惊喜万分:

“师尊开始渡劫了!”

“师尊!!”

“终于,师尊今天要出关了。”

每个人激动得都快要流下眼泪。

过了良久。

乌云散尽,金雷消散。

那灵隐寺紧闭的大门,缓缓推开了,一条伟岸傲然的青年身影,漫步走出,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众人。

“拜见师尊!”

众人推金山倒玉柱般,跪了下去,脑门子都贴在地面,犹如忠实的教徒看见了伟大教皇。

那青年男子嘴角邪魅地勾起了一抹弧线,昂首向天狂笑起来:“哈哈哈哈!三年几多屈辱,一朝雪洗苍穹!”

他。

名叫许诺。

明朝出生,年轻时上山修道,一修就是五百年!

三年前,他感觉到天人大劫将至,自己修为虽强,但心魔缠身,为求破除魔障,他决意入世遭红尘洗礼,低调做了一名上门赘婿,日日饱受人间炎凉,终于悟道成功!

由此,今日他一举闯过了天人大劫,成就不朽传说!

从今以后,他之眼里,再无强者。

“师尊!大道已成,接下来,是要上京城将三大家族连.根拔起吗?”201军事基地总司令段桂松微微抬头问道。

提起三大家族。

众人呼吸都感到了急促。

这个世界上,恐怕也只有师尊敢与三大家族为敌了。

“三大家族,自然要杀个痛痛快快。”许诺面若冰山,一字一字地道:“我会让他们感受到什么叫残酷。”

“您的意思是?”灵隐寺第十九代方丈弘忍大师咽了一口口水。

“直接上京城杀了他们这群猪狗,太便宜他们了。”许诺轻声道:“让他们亲眼看着他们千年的家业根基,一点点毁掉吧,让他们哭,让他们呻.吟。”

众人心中打了一个突。

都感到悚然。

当年那个冷酷无情、翻云覆雨的师尊,要再次出世了。

“在此之前。”许诺脑海里闪起了那张笑起来像是群星灿烂的女孩脸孔,面露难得的柔情:“我得先回家,给我老丈人祝祝寿了。”

什么!

回家?

众人都怀疑自己耳朵坏了。

师尊真把那个卑微得跟蝼蚁差不多的小家族,当成了家?

他们都以为师尊神功大成之后,肯定会将这小家族碾压成粉碎,毕竟这三年内,师尊为了红尘洗礼,不知受了这家人的多少凌.辱欺负!

“嗯……”许诺歪着脑袋,在自己这群徒弟门生身上扫来扫去,像是寻找着什么。

最后他的目光,落在了百盛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张长宇手腕上那一串冰白色的手串上。

“我说小宇,你这条手串什么名头。”许诺摸着下巴问道。

小宇……

换了外界,如果有人敢这么喊张长宇,那么请为这个人准备好棺材就行了。

但面对着师尊,张长宇谦恭地跟一只猫咪似的,连忙把手串给摘了下来,解释道:“禀告师尊,这是弟子花了一亿三千万买的千年檀木小冰心玉手串。”

“还凑合!”许诺点点头:“我要了,算是给我老丈人的寿礼。”

啊!

张长宇脸上变得苦哈哈起来。

这可是他非常钟爱的手串啊。

他真不舍得。

“你不愿意呀?”许诺摆手道:“那算了。”

“不不不不!”张长宇吓得心惊胆跳,急忙道:“弟子这条命都是师尊您给救回来的,怎么会不愿意?师尊请收下!”

他毕恭毕敬地将这条千年檀木小冰心玉手串给递了上来。

许诺轻笑一声,伸手接了过来,道:“等我消息吧,行动的时候,我会喊你们。”

“是!”众人齐声道。

——

——

江南一品酒店。

七楼的一个豪华包厢里。

许诺左手攥着这个装着千年檀木小冰心玉手串的木盒子,推门而进。

只见敞阔奢华的包厢里面,左边摆放着真皮沙发和梨木茶几,右边是一张很大的玻璃转盘宴桌。

“老公你来啦!”一个长发年轻女子惊喜都走了过来。

她五官精致得像是一针一线秀出来的娃娃布偶,柳眉杏眼,贝唇皓齿,长发扎成了一个法国鱼尾辫,穿着深蓝色的偏偏长裙,看起来就像一个公主。

她就是许诺的老婆,霍无双。

也是她,在这三年里,暖化了许诺心中那座冰山,使其感受到什么是人间温暖。

为了她,许诺愿意豁出所有,哪怕把这个世间推进地狱深渊。

“咱爸呢?”许诺伸手扣着霍无双的五指,两人十指紧扣,显得甜蜜。

“在沙发那呢。”霍无双脸色有些不怎么自然,扁着樱.桃小嘴巴。

许诺抬眼望去,只见沙发上,坐着一个双鬓白发的老头,还有几个男男女女。老头满脸欢喜,捧着一幅水墨国画,正在端详着。

“爸,看什么呢?”许诺微笑如风地走了过去。

老头还没有说话呢,坐在沙发上的另一名中年光头男人就嗤笑起来了:“我给咱爸买了一副张大千的《蜻蜓戏水图》,价值四十七万呢!”

这是霍家大女婿,叫刘正德。

刘正德撇着嘴巴,轻蔑地看着许诺:“我说老三,我买了《蜻蜓戏水图》给咱爸做寿礼,老.二也买了一个唐三彩,你买了啥呀!”

“哼!”老头小心翼翼地把这副《蜻蜓戏水图》放在茶几上,毫不留情就训斥起来:“他!他不伸手找我拿钱就烧香拜神了,还指望他买寿礼?他买个屁!”

由于版权限制,请长按识别关注二维码之后继续阅读后续精彩内容

长按识别二维码继续阅读

由于版权限制,后续精彩内容仅能在微信端阅读,请使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继续阅读

手机微信扫码 继续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标签

发表评论